作者:鍾樹森牧師

9285711003678

自從兒子入讀幼稚園後,暑假期間的一個活動就是往香港書展一遊。從起初帶著他跟我往德慧文化的攤位打氣,到近兩年既為他買散貨補充練習來準備測驗考試(我也是要面對現實的),亦給些錢讓他自主決定買書,不知不覺差不多有五年了。

今年,我們在書展最後一個晚上入場,人潮據說已稍退,但感覺仍是擠得水洩不通。事實上,我們一家三口進了基督教坊之後,就直往對面賣兒童圖書的那展館去了。兒子今年有二百元作本錢自主買書,神態興奮的他,進館之後彷彿被磁石吸了過去,轉眼就買了數本圖書。不消十分鐘,他在書展遇上的第一間書店已叫他「彈盡糧絕」。面對前面汪洋一片的書海,或者確實一點是每一個如虎口般的收銀機,他還可以憑甚麼繼續在書展購書?

看見他一開始就已花光金錢的情況,分明是他自己不懂節制計算的結果,自己縱有點不忍心,但也只有提醒他接下來單看不買了。兒子起初也滿不在乎的,還來個看看也夠滿足的樣子,但當他順著人流往內裡走,左翻一本右揭兩本之後,再走多三兩個攤位,已經忍不住大嚷要再買了!太太面對他這種輸打贏要、說話不算數的態度沒有屈服,就由得他扭著要買,但我們就是堅持不買。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放滿一枱、近年十分流行的「大偵探福爾摩斯」系列的書攤,那刻我與兒子不約而同地走了過去。

「哇!原來呢套書係有咁多本,仲要有中文譯成英文既版本㖭喎!」我愛看偵探小說,雖然這系列是針對小朋友的,但也知道一些最近的行情。

「呢一本呀 Nathan有呀!我都想要一本!」兒子拿著某一冊跟我說。

「你已經用晒兩百蚊喇!無書可以再買!」我正色看著他。

「畀我買啦!佢有得睇但我無得睇……」

「咁既然佢有,你問佢借咪得囉!用晒錢就無得買啦!」

「我想有自己嗰本呀!我無錢買但你可以送畀我嘛!」兒子真的懂轉移戰線,花光他口袋的錢就打我口袋的錢主意。

「咁你不如送本畀佢啦!兩本起又每本平啲,送夠三本啦!」身後轉來太太的聲音。

「吓?真係送畀佢?佢真係好著數喎……」

由於自己都想看一看這本由香港人厲河和余遠鍠撰寫的《大偵探福爾摩斯》如何吸引小朋友,所以最後我也真的買了系列首三本回來。由於該晚回到家裡太夜,兒子到次日才真的開始閱讀這書,晚飯時我與太太問他讀後感,他立即道:「我睇完之後好驚會發噩夢!」

「咁緊要?有咩咁驚?」我問。

「好驚呀!睇住本書啲字同公仔,瞇埋雙眼就見到好驚嘅嘢,我唔再睇喇!」 兒子有點怕又有點埋怨地說。

「吓!呢頭買畀你,呢頭你就話唔再睇,咁幾本書點算呀?」我這刻也感到莫名奇妙。

「我唔要喇!你送畀人啦!Nathan同Jaden都有睇,你送畀佢地啦!」看來兒子堅決地要跟這三本書道別。

三本書最後還是沒有送出,至今仍然放在他的書櫃,不過是在最高的一層,書脊也是往裡面靠,保證從外面看不出是甚麼書來。自己一向都知兒子是七號仔性格,但真沒想到連看書也半點驚嚇不得,情節稍為緊張,畫面也談不上驚慄的小說也讓他叫苦連天。未來日子還長,就看看他到時又會怕甚麼了!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