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培德牧師

ce3cec5f50be24d9ec8bd8bab03cfb0b.jpg

「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十14-15)

 

十年步履

回想我是在1980年自大學新聞系畢業後,中間除了擔任學生工作、讀神學和部分牧會的十一年外,其餘時間我都與教會文字出版工作關係密切。多樣性的服事,「閱讀推廣」可說是我主力工作的貫穿主軸,也深切體認到教會和機構文事工作單位的優點和限制。十年前我踏進人生五十那一年,文字事奉負擔仍重,我們夫婦二人遂毅然創立德慧文化,並希望可以不倚靠奉獻支持仍能自力發展。十年間跌跌撞撞的走過來,我們更曾經賣掉兩個房子去還債,又被人拖欠七位數字欠款至今未還。我們也曾先後在六個地點開設過書店,如今只剩下一間「蚊型」門市。直到六年前開展出版工作,關掉大部分門市,至今總算穩定下來。

 

閱讀教育

不過這些年來,我對「閱讀推廣」有了很不同的體會,認為這應正確稱為「閱讀教育」,最為適切。這也是今早我選取羅馬書十章14-15節經文的原因。和使徒保羅論到傳福音的果效一樣,「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今天我們很容易便會責備信徒不愛閱讀,教會的讀書風氣不好。其實,我們更應去反思我們自己,以及眾教牧們是否也都喜愛閱讀,並且常常不斷持續恆久地去教導和鼓勵信徒,令他們都愛上閱讀。求主憐憫!

 

面對後現代

「後現代」是個很大的題目,「後現代之後」更是個我個人無法處理的大問題。只是,既然我們常說現今已是「後現代」時代,及早思考如何面對「後現代」和「後現代之後」,極為要緊!我試從兩個閱讀的角度來看待「後現代」。

一、2004年,雅歌出版社為筆名「野聲」出版了小說《解構》一書。小說原載於《基督教論壇報》文藝作品的「雅歌版」,後又榮獲「第一屆基督教論壇社徵文小說組第一名」殊榮。「解構」(Deconstruction)是一種文學批評理論,最早在1960年代由法國哲學家兼思想家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所創的解構學說,這位如今被尊為「解構主義大師」的學者,一生共寫了四十本著作,批判傳統結構主義與符號學等文學批評理論所提供的單一性定義與解讀文本,從而尋求更自由、更多元的文本詮釋。真名是曾繼雄的小說作家「野聲」,本身是在新竹科學園區從事尖端電子工業,業餘執筆寫作,在小說《解構》中,機器人橫蠻地將愛視作冗餘,因著電腦無法記錄與解構愛,否定上帝的存在,認定上帝會妨礙人的自由,故容讓「最後實體」機器人去任意妄為。現今教會其實已不自覺地走進「解構」世代。以聖經譯本為例,各式新譯本和修訂本湧現,讓信徒更能夠透澈明白神話語,卻又使從小背誦的金句經文已不再是獨一和權威的。其他事物便更可想而知。

二、有人說「後現代」是一個眾說紛紜、沒有權威和標準,以及是「不信」的時代。遂特博士(Leonard Sweet在《鴿子型教會》(Soul Tsunami,直譯是「靈性海嘯」)一書中,指出這根本是弄錯了!「後現代文化」其實是渴慕靈性、小本經營靈性的文化(中譯本頁544。作者列舉出在十三個範疇裡,上帝「大受歡迎」!問題是我們有沒有用對演繹和表達的方式,向世人道出那萬古長青的真理、道出耶穌的故事、道出耶穌在你生命的故事和你生命的詩歌。我確信教牧和信徒奮起閱讀是扭轉時代重要的一環。

 

教會兩翼

回顧昔日西國宣教士,除了傳福音建立教會外,也會看見他們從不忽視發展神學教育和文字出版,如同雀鳥兩翼,不可缺一!這是許多宗派教會的共同經驗。如今華人教會神學教育普及,神學院多有不錯的發展。但反觀文字出版工作,特別經歷了89年和97年兩次移民潮,人才顯得凋零!台灣在八零年代後期解嚴,教會文字工作有頗迅速的發展,在此消彼長下香港教會文字工作風光不再。但值得一提,話說當年為了穩定教會出版社發展,外地有一筆鉅額指定捐款,為當時八間出版社在荃灣柴灣角街的工業大廈購下了兩個樓層共六個單位作為倉庫之用,這是在1977年「基督教出版人聯合服務社」(UCPS)成立的主因。到了1995年該會修章,才改組成為今日的「基督教出版聯會」(ACP)

 

寄語聯會

多年來,聯會在墳場、學校教育、社會服務、《基督教週報》等方面都有很不錯的發展,深得教會和公眾人士的讚許和稱道!多年從事文字聖工,有時我也會有衝動,想去拜訪基督徒發展商尋求場地發展。還有不足31年,香港便要完全歸回中國,香港教會的文字和文創底子仍弱,生存困難。聯會可有可能考慮物識購買非商業區二三線中小型商場,供作教會和信徒為書城、藝坊、文創之用?我們需要踏出重構和扭轉時代的重要一步!

*原文刊於《基督教週報》(2711期/2016年8月7日)

陳培德牧師
資深文字牧師,德慧文化創辦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