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monopolydeal.jpg

周日早上六時許(證明前一晚睡得好、睡得早),兒子已走來我房間嚷著:「講過唔算數!你呢次仲唔俾我捉到?」,半夢半醒的我其實還未知發生甚麼事情,唯有問他:

「你講咩?我唔知你想點喎?」

「我話你好講過唔算數呀!」看來我要他再講一次已有點叫他火光。

「我幾時講過咩事先?我從未試過講過唔算數,你知嫁喎!」

「就係因為你從未試過,所以依家我就要話比你知,你終於俾我發現你講過唔算數囉!」

事緣幾年前有機會聽過Big Boyz Club(這是一青年成長活動而非電視節目)的《男孩宣言》,我們一家三口都十分喜愛。他們的作品有許多都是與男孩子成長有關,其中《男孩之歌》裡的歌詞「我想明日大個忍得到痛楚,我總不會食言,願意面對挑戰」更是我們常常跟兒子哼著的。就是因為這句歌詞,我常強調做父親的我不會食言,不論是我答應兒子一些事情時會講:「我唔會甩底,唔會講過唔算數既,係咪?『我總不會食言,願意面對挑戰』嘛!」類近的說話在鼓勵他要努力的時候會講、在責備他的時候更會講。

日積月累之下,可能我在他面前講過上述說話上千次的了,加上我可以在他面前講的事情都真是言出必行,我自覺有時候他都十分相信我不會「甩底」的。尤其是在我答應給他好處,而最後他又得到的時候,強化作用(reinforcement)的效果更為明顯,連我自己有時心裡也有點沾沾自喜。如今忽然被他指責「講過唔算數」的時候,心裡也有點莫名其妙,於是我向他詢問:

「查實你無端端做乜話我講過唔算數呢?」

「嘿!你咪唔記得囉!仲唔係講過唔算數?」仔的回應真得勢不饒人。

「係既!係既!我係唔啱,我錯,不過我都求下你話比我知我咩事好唔好?」形勢不妙,我當然低聲下氣。

「嗰晚(周五)我話要玩大富翁牌,你話副牌幼稚,仲有係已經好夜,所以你話唔同我玩。跟住你仲話星期六會同我玩,仲會玩副原裝大副既大富翁,咁你噚晚就係無同我玩囉!咁咪講過唔算數啦!」

「係喎!係我唔記得左,係我錯!咁今晚玩返啦!好唔好?」有錯要認都算係我認為我人生一個重要的良好品格。

「好!你今晚要同我玩喎!」兒仔算是不多計較的人。

到了晚上,我發現大富翁圖版遊戲原來放在辦公室裡,那自然無法跟兒子玩了,我唯有拿出曾被我嘲笑為幼稚(其實一點也不幼稚的,只是當時我不想玩而找藉口而已)的大富翁咭牌出來。幸好兒子重視有人跟他玩多於玩甚麼,這一晚讓我還可以拿玩牌來將功補過,實感激不盡呢!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