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偉然

thorn

當根深蒂固的信念碰見截然不同的意見,後者大抵會迅速遭判定為異類,然而異類之異卻是那根深蒂固信念的一條刺,一條不能視而不見的刺。醜小鴨是一條刺,蘇格拉底是一條刺,丹麥那隻唯一會飛的鵝也是一條刺。

一個人深深信奉弱肉強食法則,認為大自然和動物都不過工具一種,遇見生命平等之主張時,定必大惑世上竟有人贊同此理,後來疑惑既不能解便改弦易轍,控告這主張不合常理、不可理喻。即便如此,信奉弱肉強食的人至終還是百思不解,難以接受一個如斯異類的主張會是別人心底的信念,而自己堅守的信念反倒成為別人眼中的異類。就這樣,生命平等之主張便是一條刺,迫使那人重新檢視自己弱肉強食的信念,反問自身這信念到底是否正確,甚至是否唯一正確。

基督徒理應都有些如刺一般的信念,這不是說他常故意刁難人,而是說他總懷有些與眾不同、特立獨行的信念。當這些信念碰到迥然不同的信念時便成為一條條的刺,把兩者的差異都揭露出來。這些信念或關乎前途,或關乎錢銀,或關乎教育子女之道,或關乎好壞是非之判準,與生活息息相關。於這些基督徒非基督徒皆關切的生活範疇,基督徒獨特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給歸納為異類,而基督徒的刺亦因而變得顯眼。(至於沒有刺的基督徒或許得多反省自身。)

只有當基督徒的刺扎進那些根深蒂固的信念時,人才可能意識到自己信念的根基是如許深厚牢固;才可能重新審視自己的信念一番;才可能撼動人對自身信念的信心;才可能放低自己難以動搖的信念,以基督徒的信念代之。(故此,教會費盡心機籌備佈道會,推行A佈道計劃、B佈道計劃,倒不如花心力鞏固信徒信念,讓信徒及教會都成為一條刺。這不是指兩者不能並行不悖,而是指過度勞碌於前者實在是毫無必要。)

誠然,基督徒有基督徒與別不同的信念,世人也有世人林林總總與別不同的信念;基督徒有基督徒的刺,世人也有世人林林總總的刺。可是基督徒的刺是獨特的,因為耶穌的刺是獨特的:耶穌的刺是光,光越照在黑暗裏,黑暗便越顯為幽暗混濁;世人的刺是黑暗,黑暗越不接受光,光便越顯得明並日月。這條刺這道光,人不論開眼合眼,總在這裏,但人慣於裝瘋賣傻,假扮不見這刺,所以讓基督徒都同聲呼喊:「瞧!這條刺!」

黃偉然
平信徒,渴望成為人的人,在茫然失所中決斷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