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吳耀鏜

歷史:

亞述王賽納克尼布(Sennacherib, 705 – 681 BC)在他關於猶太人戰役的楔形文字書信中(公元前701年)提到,在猶大王希西家的安息日攻陷設防城拉吉。而在巴比倫王的歷代志中亦提到,於安息日攻佔耶路撒冷。而西底家於作王第十一年,耶路撒冷淪陷,那天四月初九,也是安息日。原本安息日不可打仗,直到兩約之間的公元前167年,馬加比家族的猶太祭司瑪他提亞(Mattathias)決定率領猶太人在安息日抵抗安條克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最終奪回耶路撒冷和第二聖殿。這些考古發現所反映,安息日是以色列的重要節日,列國人所共知。亞述、新巴比倫和塞琉古王朝(Seleucid Empire)均利用以色列的安息日達到軍事目的。

cuneiform Sennacherib
圖一:於美索不達米亞發現的亞述人於公元前704–681年以黏土造的楔形文字筒(來源: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宗教節期:

安息日是以色列的重要節期(Feast)(利廿三1–3)。首先,安息日是創造的高潮(創二1–3),亦是十誡之第四誡(出廿8–11)。安息日不是齋戒(Fasting),特別是為安息日而預備的雙倍嗎哪的奇妙供應(出十六21–23),以色列人從安息日獲得自由,自由是上帝所賜的禮物,為了讓人認識耶和華是安息日的主。

誡命:

安息日是誡命,在出埃及記廿8–11與申命記五12–15的闡述中,出廿11的基礎在於耶和華的創造;申五14–15的基礎在於出埃及的拯救。因此,安息日的誡命關乎創造與救贖,互相呼應。

立約的記號:

在舊約,我們看見三個上帝與人立約的記號。上帝與挪亞和受造物立約以彩虹為記號(創九13, 17);上帝與亞伯拉罕眾後裔立約的記號是割禮;而安息日就是上帝在西乃山與子民立約的記號(出三十一12–17)。

安息日的秩序:

出埃及記廿四到三十一章,摩西在西乃山接受耶和華吩咐建造會幕,耶和華向摩西詳述各項律例的細節,最後吩咐摩西「務要謹守我的安息日」;中間經過金牛贖事件,重做法版;摩西下山向子民複述會幕工程時,先講安息日條例,才開始詳述建造細節(三十五至三十九章)。

這種次序倒轉的複述,給猶太拉比一些啟迪。猶太拉比認為這與創造秩序有關。神作工六天,到第七天,天地萬物都造齊了,便歇了他一切的工,因此,從上帝的視野便是先起會幕,再守安息日(6+1秩序);而人類在第六天受造,受造後第一日所經驗的不是作工,而是安息,因此,摩西向全體會眾轉述時,便由安息日開始(1+6秩序)。這種差異同時反映,人要將安息日放在面前。猶太拉比提醒我們,以色列人不因會幕工程浩大而讓安息日的創造秩序受打擾,安息日的地位是崇高和首要的。

分別為聖的宇宙觀:

以色列人以出埃及為正月,豎立會幕,耶和華的榮光充盈會幕的高潮同為正月。會幕是聖殿的前身,會幕與聖殿均代表上帝的宇宙觀有分別為聖的時間──安息日。而每逢猶太陰曆(Lunar Calendar)七月.提斯利月(Tishrei)十日為贖罪日(利十六29–31;廿三32),大祭司進入至聖所獻贖罪祭。贖罪日是以色列全民敬拜生活的中心,人與神復和、人與人團契,而時間地點人物都分別為聖了。

Yom Kippur
圖片二:波蘭裔猶太寫實主義畫家(Maurycy Gottlieb, 1856 – 1879)的作品,《贖罪日在會堂祈禱》(Jews Praying in the Synagogue on Yom Kippur, 1878),油畫現藏於以色列特拉維夫美術館。

邊獻祭邊犯罪:

可惜到列王時代,安息日達不到誡命律例所寫的目的,以賽亞書首章便以所多瑪與蛾摩拉來形容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狀況。聖殿原是上帝理想受造世界秩序的反映,並藉以與受造世界同在──「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賽六六1;徒七49),但這裡說聖城敗壞、孤兒寡婦不能伸冤、社會受勞役。這樣守安息日獻贖罪祭也是虛有其表,人不得安息,神也不得安息。

安息日治病:

於是,在對觀福音書(synoptic gospels)中,我們看見耶穌在三年宣道生涯中,做了很多當時猶太人所認為不一樣的事。其中,耶穌在安息日治好手枯的人(太十二9–14;可三1– 6;路六6–11)。這次耶穌所醫治的不是有即時生命危險的人,而是一隻枯乾了(數十年)的手,這樣,為何不等數小時、安息日完結後才醫治呢?(太陽下山後,一大群從加利利來的人跟著他,耶穌治好了當中所有的病人。)因為耶穌是要醫治一個在人眼中永遠失敗、在安息日中被遺忘的人。從絕望到盼望,這份「安息日的安息」是出奇不意的。

希伯來書思想:

「安息日的安息」“sabbath rest”(sabbatismos)是新約唯一出現的希臘文名詞,是留給神的子民的(來四9)。「安息日的安息」在這裡並不是指將來在天堂聖殿慶祝安息日,也不是指死後得安息。而是指向現在的:「但我們這些信了的人正進入安息」(來四3),同時指向將來的:「這樣,我們要竭力進入那安息。」(來四11)。「安息日的安息」在這末後的日子,已經藉著耶穌的出現而開展,並期待圓滿實現的一日(來一1–3)。

總結:

希伯來書作者告訴我們,當頭一層帳篷仍然存在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但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已實現的美事的大祭司,他藉著自己的血,只一次而永遠進入至聖所,成就了永遠的救贖,這是立約的血,是神命令我們遵守的(來九8, 11, 12, 21)。

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而受造的。這樣,人子更是安息日的主(太二27)。耶穌藉著安息日的釋放醫治展現新創造的秩序,將彌賽亞的國度帶進世界。基督已然成為天地的聖所,我們已然得享永遠的安息,再不需要每年的安息日贖罪祭。願安息的意義擴展我們的生命,並擴展新世界新創造的國度,直到天地萬物最終的撥亂反正。

吳耀鏜
沐浴於基督身體的愛河中。於心碎中拾回珍珠一顆,晶瑩的心靈於翻騰的日月中沈寂,在驚詫中發現背叛的本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