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撈麵

20la5p31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記得九十年代的教會團契,最愛問這個問題:「假如九七回歸後,教會遭受共產黨的大逼迫,好像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一樣,你會如何面對?」並要求團友幻想自己身處這樣的處境,然後大家討論一下。當然,大部份弟兄姊妹肯定都會告訴你,他或她一定會堅持主道,即或受各樣的逼迫,大大的遭害,甚或要徇道,也不會跪下,在大患難中要見證主呢!說得何等力拔山兮氣蓋世啊!但也有些弟兄姊妹,會告訴你,假如大家都徇道,哪誰來見證主,傳上帝的道呢?於是他們選擇假意奉承,然後陽奉陰違,在夾縫中傳耶穌的道,見證上帝的福音。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大家都在福音派教會長大,都視大使命為金科玉律,就是在大時代的夾縫中,總也得有人傳講福音吧!於是討論中大家亦同意這說法,然後組長就會結案陳詞,大家覺得在想像中為主努力作見證了,可以離開殘酷的想像空間,愉快地回家去了。

今天,香港回歸已十七年多,想像中中共對教會信徒的大逼迫,至今暫時都未曾發生過,然而,我卻從傳道人或信徒口中,聽到不一樣的故事……

信徒A曾積極參予雨傘運動,在金鐘和旺角都有他的身影,他與一班一同長大的團友都有類似的看見、相同的感動,所以常常一同分享,一同為雨傘運動禱告及參與其中;另外,他們亦常常鼓勵教會內其他弟兄姊妹一起參與,看看香港到底發生甚麼事,但反應往往欠佳,因為教會的主旋律是避免衝突,追求和諧,不該理會政治上或社會上有爭議的議題,我想這和其他大部份香港教會都一樣。

雨傘運動結束後,教會主動辦了一場關於運動的講座,信徒A及他的團友們都以為教會有改變,竟願意主動拿出來討論,於是欣然地一起參加這講座;然而他們發現,原來講座的主題都不外乎叫信徒「當順服掌權者」,但對羅馬書十三章的前文後理,及成書的背景等,都不求甚解!經此一役,他們對教會死心了,於是把焦點放在年輕人,崇拜後會辦查經班,與好些少年分享帶來改變的福音……

傳道人B前年曾參與和平佔中義工隊,雨傘運動開始以後,便走訪不同的佔領區,了解和支援當中有需要的學生;另外,他敢於在講壇上分享己見,鼓勵會眾關懷弱勢,這些分享當然少不了觸及社會現象及其成因,焦點矛頭往往指向政府。於是,有些教會人士在聽道後會向他表達不滿;後期,他因領受新異象,離開堂會的事奉,成立了一間非牟利機構,服事社區上的弱勢社群。但他亦有回堂會講道,縱然因立場不同而會面對壓力,但他仍會繼續分享他關懷弱勢的心志,及對社會問題的看見,而不會退縮……

最教人感到沉重無奈的是傳道人C,他同樣在雨傘運動時熱心參予,走訪不同的佔領區,傳道人C亦在講壇上講及雨傘運動,在講道中為著教會只關在四道牆內,過著「我們在這裡真好」,而對社會的不公不聞不問,對社會的不義漠不關心,竟在講壇上掉下眼淚!這些眼淚,後來竟被傳為他因私事而哭,他向主任提到回應時事,主任推搪說不可能回應所有時事,亦不鼓勵傳道人表達自己的政見,因有些信徒不能接受云云。後來,傳道人C對教會的不滿及失望漸漸增加,過了好些日子,最後決定離開,沒有再牧會了……

這些傳道人或信徒,都抱著生命、生活就是信仰的態度,他們拒絕把耶穌基督只放在星期日一個多小時的崇拜,或平日兩個小時的小組或團契,卻願意在日常生活中把信仰活出來;他們知道,生活就會一定觸碰到政治,一定觸碰到社會議題,他們願意擁抱信仰,走入社會及政治,關懷弱勢社群,堅守真理,拒絕向強權低頭,並用耶穌的福音來面對!這可是真正的「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他們比任何人都認真思考及看待信仰,然而,他們不被主流教會接納,最後竟落得如此下場!

這些都是真人真事,過去一年,教會對不同弟兄姊妹的「建議」、「關心」或「問候」,活生生在不同的香港教會內發生。而且這些事例都不過是滄海一粟,相信有更多不同的「建議」、「關心」或「問候」,而且帶來更大傷害!然而這些,都非來自中共,像廿年前我們的想像……

(特別感謝信徒A、傳道人B及傳道人C真誠的分享、修改及允許轉載,願上帝繼續與你們同行!)

黃撈麵
一名平常的黃絲基督徒爸爸,愛思考愛讀書愛運動,雨傘後離開了所屬教會,至今仍在尋找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