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All-Saints
The Forerunners of Christ with Saints and Martyrs (about 1423-24)

近這幾年,香港好像愈來愈看重十月卅一日的「萬聖節」。我還記得大約在十多年前,有一次朋友好奇地邀請我一起去到蘭桂坊走走,目的是觀摩一下外國非常流行的節日,就是「萬聖節」。在當時, 「萬聖節」的「扮鬼扮馬」幾乎只在這裡出現,而大部份人士都是外國人。不知從何時起,「萬聖節」的「鬼氣」,居然在普羅市民生活中出現了。臨近「萬聖節」,主題公園定必以此吸引人入場,它們的宣傳短片愈來愈恐怖,再結合中國傳統的鬼故事元素,就連我也看得毛骨悚然,難怪很多學生們受到不必要的騷擾。最近,這個「嘩鬼」節居然來到我長大的荃灣,真是令人擔心。你可能會問:「為什麼如此緊張,你不是在外國見慣見熟嗎?」你的問題非常重要,讓我說一點吧!在北美洲,「萬聖節」當然非常流行,但絕不會像香港這樣通過電視及電腦植入我家,也不會以「嚇死人沒命賠」為重點,更不會以商業利益作掛帥。最後,外國人根本沒有香港人那麼迷信等等。

從文化角度看來,我認為「鬼的文化」是沒有前景的,因為這只會鼓吹迷信,這個對中國人來說已經太足夠了,加上「鬼的文化」沒有鼓勵作用,在香港經濟一片低迷的慘況下,我們還希望更加多的人變成鬼嗎?而且,「鬼的文化」不是一個創意的思維,驚嚇只不過是挑起人的獸性的一個現象。

其實,「萬聖節」原初不是一個「鬼的文化」,而是愛上帝的文化,是一個「生的文化」。讓我說一說起源吧!東西方教會傳統上,把十一月一日定為「萬聖節」。大約在主後四世紀時,信徒開始提議 應該設立一天作為紀念日,紀念所有為主殉道的聖賢。其原因是十分明顯,第一,這些殉道士是美好的見證,他們用血、用生命為主擺上一切;第二,因為實在有很多信徒為主而殉道,有很多更是群體性地殉道,不能一一知道每一個人的名字;第三,即使知道每一個殉道者的名字,一年內,也沒有足夠的日子為每一個殉道者舉行紀念會。所以,特別選一天作為全體的紀念,既實際,又可行。

最早的萬聖節是在主後六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在羅馬定下。當時的教皇波尼菲四世(Pope Boniface IV)特別將原本的萬神廟(Pantheon)──一間原本是虔拜羅馬各神明的廟──分別為聖,改變成為特別紀念馬利亞及一切殉道士的會堂。至主後七四一年十一月一日,教皇貴格理三世(Pope Gregory III)在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內將萬聖節由六月改為十一月,從這日起,萬聖節不單只是紀念殉道士,更加紀念所有先賢聖人。最後,在主後八三零年,教皇貴格理四世(Pope Gregory IV)宣佈所有信徒應守這節期,紀念所有先賢聖人。

「萬聖節」(All Sanits Day)現今的鋒芒好像被世俗的「萬蘭節」或稱鬼節(Halloween)所蓋過, 人只知有「萬蘭節」而不知「萬聖節」,尤有甚者,有人甚至將「萬蘭節」等於「萬聖節」,以為兩者是一樣的東西,實在叫人覺得可惜!萬聖節雖然在信徒或教會間都不甚著重,原因可能是為了避免崇拜偶像的危機,但原初此節日的起源卻是甚有意思的,值得今天的我們反省及應用,我想到最起碼有四個反省:

  • 生命是一種勇氣及犧牲:初期教會很多的信徒,為了持守信仰,甘願用血及生命作見證,這份對上帝的勇氣及堅毅,對現今事事講求利益及斤斤計較的生命,發出了嚴重的挑戰。
  • 沒有不沾血淚的見證:「萬聖節」向我們解釋了什麼叫「作見證」──令人刻骨銘心及有影響力的見證,永遠都需要用我們的血淚來換取。
  • 立志成為他人的榜樣:「萬聖節」不只是停在紀念先前的聖賢,更加要立志,成為現今社會的榜樣。在此特別懇求上帝興起更多有深度的人起來作領袖、作導師、作長執,在教會、社區、工作及家庭中,成為更多人羨慕的榜樣。
  • 在有生之年留下美好的痕跡:每一個人都只有今生可以活,所以應好好利用及珍惜今生。今生不單為自己或他人而活,更是為主而活。既然如此,我們應該積極祈求上帝在我們的生命裡,塗上七色,為主發光發熱,不枉此生。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