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1
作者網誌上的畫像

從前文化九公還是基督教教狂熱份子,最想做神學家,但最大的夢想卻是做驅魔人,亦幻想在天主教梵帝崗修讀驅魔課程,但後來在教會公開場合得罪教會方丈,而眾所周知方丈是十分小氣的,你若不自動離職他也就炒你,寫衰你profile你自己都覺得無癮,但離開教會群體就是必須自己做的事。

那麼神學家又做不成,做驅魔人又怕死,咁出走教會後有乜嘢好撈呢?我終於因為山寨音樂寨主的身份,可以在這個香港音樂的大染缸撈到一官半職。

最初還以為教會那些扮羊似狼的人才最恐怖,但原來外面商業世界的豺狼更見誇張,我甚至覺得整個行業都被邪氣所籠罩,尤其是有一次與某位音樂界高層見面後,心中不只不舒服,而且成身軟哂,回到家幾乎昏倒在床上,要祈禱一下才可以安靜心靈入睡。這一種靈裡想嘔吐的感覺,是從前只會在去了一些較不正宗正統的廟堂後,才會感受到的屬靈爭戰,現在不過是做做生意就會遇到,有冇搞錯?

我頓時想起一句聖經經文,「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當然,以上可以是純粹心理作用,但如果是真有邪靈控制整個行業,這一點也不出奇,畢竟魔鬼是古惑仔,怎會那麼容易讓你發現它的存在?雖然自己不做「典型基督徒」很久了,上帝亦好自然拿走一些應該用來服事教會的恩賜,這絕對是理所當然。但唯獨對洞識人心的感知能力,似乎並沒有減退。

大家可能會問:「而家俾你做到驅魔人,仲要係另類嗰隻,咁你仲想唔想?」

那種靈裡掙扎的感覺,就像火燒心一樣,痛到喊媽媽,若真有得選擇恩賜排行榜,也不要選擇這一種恩賜。但即使痛不欲生,我亦明白上帝為何持續安放這種恩賜在我身上,大概是要我在音樂行業上,保持透徹的良心,才可以帶來絲毫改變。

也許自己與同學仔去分享音樂行業的運作,或者嘗試以集資模式衝擊整個音樂行業的營運模式外,我深知道這不再是純粹找尋音樂上的另類運行模式,而是在音樂工業背後,那裡有一些肉眼看不見的敵人存在。

我想是時候再親近多點上帝,不然遇到更強大的幕後黑手,我一定頂唔順呢!

(寫於第一次以工作身份到學校分享音樂的反思。)

(原文刊於作者blog。)

鄧智文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ockmychurch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