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4aa1466e25d00_39642n

盛夏某晚上父子倆往運動場跑步,三十分鐘運動之後就一起回家,途中兒子突然眉頭深鎖兼高聲地對我說:「爸爸,你好臭呀!」

「我當然臭啦!你咪係一樣臭!」

「我無臭,係你先至臭!」他看來要劃清界線。

「你聞到我臭有乜出奇?自然不過啦!之但係你其實一樣係成身臭汗呢!」

「唔係喎!我聞唔到自已臭,但係你一行埋黎我就聞到你臭喇!」基本上大家都係重覆番自已講過的。

「你同我一齊跑步,大家一齊出到成身汗,出汗多就自然臭,如果呢一刻媽咪走過黎,你估佢會話邊個臭先?」我反問兒子。

「媽咪梗係話我地兩個都好臭啦!」其實兒子都十分客觀的。

「咪係囉!人好得意既,自己臭就聞唔到,人地臭就聞得到。」

「為甚麼你看見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兒子忽然背起聖經來,真個峰迴路轉。

「你背聖經喎!你知唔知點解呀?呢段聖經又關我地個身臭咩事?」難得出現偶發性學習(Incidental Learning),號稱稍懂教育的我豈能放過機會呢!

「梗係關我地臭事啦!明明自己係臭,但係自己就唔覺自己臭,反而自己就覺人地臭囉!」兒子的答案叫我繼續堅持相信小朋友係明白事理的。

「無錯!咁我地就唔好成日話人地尐唔好野啦!可能我地自己都係一樣啫!」我也快快來個總結發言。

回到家後,第一時間就趕兒子入浴室洗澡,他脫下衣服的時候大聲道:「哇!好臭呀!」

「咩野臭?」我問。

「我件衫好臭囉!」

「咪係囉!頭先你聞唔到臭,依家一除衫就聞得好清楚。」

「係呀!原來件衫著住就唔覺臭,一唔著住就聞到好臭,咁唔除件衫就唔洗聞到佢到臭啦!」兒子祭出駝鳥政策來呢!

「點得呀!咁你自己就唔臭,但你身邊個個都聞到你臭喇!」

「OK!OK!咁我衣家除衫,不過其實有樣野仲臭既呢!」

「有乜野仲臭尐?」

在我還未問完的同時,兒子已經脫掉短褲往我的鼻塞過來道:「最臭咪係條褲呀!佢將所有汗都吸哂係度呢!」電光火石之間,小弟也閃避不來,結果咀唇親吻了兒子的短褲,唯有父子齊齊洗澡除臭了!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