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若果說「母親節」是萬眾期待,那麼「父親節」可以說是萬般辛苦了。雖然「父親節」的興起原因與「母親節」相差無幾,但其結果就大大不同了。由1908年作開始,就困難重重,一方面是意見多多,另一方面又有不同的人作反對。一直要等到1972,由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把每年六月的第三個星期天定為「父親節」為止,「父親節」的風波才停息下來。

rdn_5396c10a67d6e

「父親節」不單開始時有困難,現代的應用也是一波三折。若你在「母親節」請母親吃飯,她們高興得眼淚從心裡流,整天期望著及興奮莫明。但你若在「父親節」請父親去吃飯,他們(大多數)會感到婆媽,不自然及面部不露絲毫的興奮。你壓根兒不知道究竟他們高不高興,就只有母親在旁不斷安慰說:「其實他是十分的歡喜。」我們的父親像朱自清先生所形容的:「背影」。父親是遠遠的若隱若現;父親從小就教導我們不要流淚,少談感受及多做事;父親是不在家的等等。近代很多中西文學著作,都強調父親「不在家」、「不溝通」及「無感情」的負面影響。我相信這些著作是寶貴的,令我們對父親或男性有很多突破性的了解,身為一個男性,我鼓勵更多人閱讀這些著作。

另一方面,父親留下的,真是只有負面的嗎?若果大多數人(包括你及我)的父親都是這樣子,為何有些人(尤其是男性)這樣地以家庭為人生之首要?為何他們這樣地善於表達自己?為何這樣自然地流露感情?當然,我相信父親在我們身上的影響是非凡的,但我卻禁止自己過份強調父親對我負面的影響。公平而論,人生在世,每一個我們所遇的人,或多或少都影響著我們。我們要問的,不單是誰人對我有負面的影響,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認真承擔自己成長的責任。在不同的環境際遇中,不卑不傲地學習。況且,我相信真正能影響人的不是人,而是上帝。

對我而言,我的父親也是甚少與我們有什麼真正的溝通,但他的以身作則,他使用的是「缺席中的同在」及「放手」的方法,卻默默地為我的成長帶來正面影響。是他,用歌唱的形式教我如何作謝飯的祈禱;是他,給予百般的自由讓我成長,甚至要在錯誤中承擔責任;是他,用「無言的說話」身體力行地告訴我:做人要有尊嚴;是他,用實際的行動告訴我:做人要感恩圖報及盡責。父親的「無言」其實比很多長篇大論還要實際;父親「隱藏的愛」,也是天父的愛具體的表達:祂對我們的愛,並不因我們是否明白而增減,祂愛我們,因為祂是我們的天父。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