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到

Prayer Sign, Hong Kong Airport
Prayer Sign, Hong Kong Airport

甦靈教會每星期都為香港、為世界禱告,內容盡量希望貼近時政,為香港懺悔,為香港代求。我們的禱告不為政權求平安、不為作惡者粉飾,也不為教會的劣行辯護,清心直說,坦白而鏗鏘。以下為聖靈降臨節主日的禱文,內容比平日長,涵蓋範圍比平日廣,禱文為教會成員 Andrew 所撰,在崇拜當日,由十二位信徒唸出,代表我們同心禱告。希望看官讀這篇禱文的時候,能感受我們的氣質,也能和我們同頌阿門。

為香港禱告

我們為香港禱告,求主憐憫香港。今日香港充斥著偽善和謊言,為政者不但「裡面充塞著虛偽和不法」,更遑論行公義好憐憫。官員硬推不義之政,指鹿為馬,公器私用,以偏概全,以惡為善,將港人應有的權益拱手讓予境外政權,更揮霍無度,以港人的血汗積蓄作賭注,卻自詡為香港的「繁榮穩定」和「發展」出力;執法者濫用公權,向有權勢者獻媚,向弱者施暴,更作假見證害人,甘於淪為不義政權的打手,卻自詡不偏不倚,維護法紀不「賴貓」;政客為求一己榮辱,尸位素餐,出賣民眾,更陷抗爭者於不義,卻自詡為民請命,爭取民主,及後被民眾唾棄時不但毫無自省之心,更委過他人;傳媒自我審查,為奉迎政權歪曲事實,製作是是旦旦,卻自詡香港良心,事事關心。香港今日的苦況,罊竹難書。

今日香港落得如斯田地,我們難辭其咎。上帝將香港托付我們,我們卻只愛自己,不愛這地,一心只想在這地撈益處而力爭上游,獲取回報,更自詡為香港的發展出一分力,對身邊的不義視而不見。我們沒有克盡己任,管理我們的地方,而是將管理權交予代理者,更以「發展」為名縱容他們讓境外政權入侵。及後意識到不義之事正影響自己時,我們雖有表達,骨子裏卻是「潔身自愛」,將責任交予代理人,成功自己有份,失敗委過他人。我們要「穩定」,要「政通人和」,怕「亂」,怕「改變」,堂皇說是為「發展」,但其實我們都怕失去既得利益。我們必須坦承過去我們內心跟那些政客一樣自私,一樣離地,只求「繁榮穩定」,實則只顧自己的利益,沒有真正愛這地方,及後即使「表達訴求」也只為心安理得,根本沒有想過付代價,保衞家園,保衞祢托付之地。求上帝饒恕我們。

但我們要感恩,因為看見新一代愛香港,願意擔起保衞香港這個本是成年人擔當的責任。他們為公義力抗暴政和外來者,即使冒被捕的風險也要挺身而出,這種為愛而犧牲的精神,正正就是耶穌愛的具體表現。在不少基督徒還未做到時,他們已身體力行。而且,我們也要感恩愈來愈多人醒覺,知道要付出,要打破現時的「穩定」才能改變現況,伸張正義。一年前,有誰想到某些政治代理組織會被唾棄?

在這黑暗的世代,我們仍要讚美,因為我們看見盼望。縱然這個不義的離地政權仍在咄咄逼人,離地政客仍以抗爭為名抽水,仍有不少港人選擇性失明,但深信神的公義正在這地彰顯,叫更多人醒覺,奮起保護這個我們愛的地方──香港。

為教會禱告

耶穌,求祢指教我們可為這地作甚麼。信徒本要在世上作鹽作光,但今天在香港充斥著的,卻盡是失了鹹味的鹽,任人踐踏。昔日祢訓斥過法利賽人和經學家的事,今日竟重覆在香港發生。

昔日祢訓斥他們「在人面前關了天國的門,自己不進去,連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准他們進去。」今日,不少教會傳的都是「幸福音」,將祢的犧牲視為廉價,甚少談及作信徒的代價。也許有,但那些代價只是停留在「是否會因工作而不能返教會」、「是否願為教會奉獻時間金錢」等等。志氣大一點也有,例如「一生跟隨主」,但怎樣實行卻是空洞無物。祢說「引到永生的門是窄的,路是小的」,但教會卻不斷帶人走闊路。為此,我們向祢坦承罪過,求祢光照,讓我們知道何為「代價」,何為「犧牲」。

昔日祢訓斥他們「走遍海洋陸地,要使一個人入教;當他入了教,他們卻使他淪為地獄之子,比他們更甚。」我們記得祢的一生從不以飲食、玩樂或排場作招徠。祢除了行神蹟、祈禱、講道外,還批判當時的社會狀況,訓斥權貴的虛偽,冒大不諱幫助當時最受欺壓的人,顛覆了當時的社會秩序。今日不少教會以聯誼活動、派對、比演出更像演出的崇拜和佈道會、名人講見證、派發日用品等作招徠,吸引人上教會;傳的,卻流於所謂與神建立關係、服侍教會、教會增長復興,好一點的則會有服侍社群,只有限度幫助弱勢,但很少嘗試用祢的眼光看社會問題。面對不公的制度,一句「政教分離」或是「與聖經真理無關」就搪塞過去。教會與權貴沆瀣一氣,叫人「順服」不義的政權,不指出它的不是,以「順服」為名縱容牠作惡,更要求信徒仿效。為此,我們向祢坦承罪過,求祢光照,讓我們知道何為真理,何為對錯,也有勇氣指出社會和權貴明顯的不義。

昔日祢訓斥他們「把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卻忽略律法上更重要的,就如正義、憐憫和信實」,「把蚊蟲濾出來,卻把駱駝吞下去。」今日,教會充斥著這些人,他們為證明自己愛主,把教會的要求,例如祈禱、讀經、奉獻、事奉等等做足,對他們所信的「聖經真理」也很(選擇性地)堅持,但對身邊不公義之事卻視而不見,更動輒抨擊那些被迫害而反抗的人,尤其是一些不被社會主流接納的人,教會或信徒對他們的迫害比不信的更甚。為此,我們向祢坦承罪過,求祢光照,讓我們知道怎樣在社會中行公義,好憐憫,信實待人。

昔日祢訓斥他們「外面看來像義人,裡面卻充塞著虛偽和不法。」今日,教會巴結權貴,對弱勢社群(尤其是那些所謂與聖經真理相違的)或是社會抗爭者不友善已是不在話下,有些更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甚至是從聖經抽取章節加以闡釋而將此行為說成合理,實則是維護教會在建制中的話語權,甚至是收入。為此,我們向祢坦承罪過,求祢光照,讓我們對自己坦白,對祢坦白。

耶穌,求祢讓我們儆醒,不蹈前人的覆轍,並求祢重新賜下痛悔的心予教會,讓一眾信徒願以真誠的心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祢同行。

為世界禱告

上帝,世界為你所造,但各人偏行己路,本為美好的世界充斥著不義,求祢施恩憐憫。

為世上所有拒行公義,特別是獨裁的政權禱告。「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但自古卻是權力使人腐化,尤其對於缺乏權力制衡的獨裁政權而言更甚。牠們為保權力,欺善怕惡,讓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更叫人民看不見真理,看不見盼望。

為北韓的人民禱告。在極權統治下,北韓的人民活得水深火熱,連基本溫飽也不能達到,連打瞌睡或意見不合都會招至殺身之禍。求祢開他們的眼,讓他看見他們的統治者何等不義,連他們的基本權利也奪去;求祢讓福音進入北韓,讓北韓的人民知道祢是那位叫受壓制的得自由的主;求祢賜下痛悔的靈予北韓的統治者,讓牠們知罪;如祢願意,求祢叫牠們滅亡。

為中國的人民禱告。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中國早已禮崩樂壞。不少人民為求自保,只能將心思放在錢財和權力上,久而久之就養出「有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共產黨以及牠的人民巧取豪奪,到處掠奪他人的資源,更指鹿為馬,說成是別人欠牠們的。求祢開中國人的眼,叫他們看見自己的問題,叫他們看清他們國家的問題,是他們的統治者一手造成的,也是他們縱容統治者執政的後果。求祢賜下痛悔的靈予共產黨,讓他們知罪;如祢願意,求祢叫他們滅亡。亦求祢叫中國人和港人明白,中西是否完整在祢眼中根本不重要,祢的國能否在地上彰顯才重要。

為新加坡禱告。這個經濟發達、人民生活比世界不少地方甚至香港好得多的城邦,竟連一個少年人的誠實話也容不下。求祢讓執政者隨照顧人民的起居外,也有一顆寬大的心,容納不同意見,也不要以法而管,讓人民的靈得以釋放。

為伊斯蘭國禱告。他們宣稱所做的是為捍衛他們的信仰,但濫殺無辜,強姦婦女顯然是背離了普世價值,更與祢的道相違。我們亦相信回教也不鼓勵此等行為的。求主光照他們,讓他們痛悔自己作過的事,受盡良心責備,更求主憐憫伊斯蘭國被迫害的人,讓他們在患難中有祢眷顧,也讓他們認識祢是那位叫被擄者得自由的神。

為所有陷入戰亂的地方禱告。眾多戰爭中,有的是為保衞家園免受入侵而戰,有是為掠奪土地資源而戰,有的則是為信仰而戰。求祢憐憫所有戰亂下的人民,讓他們受最小的傷害,叫他們因祢得自由,也叫行公義的得勝,自私作惡的潰敗。

為各地天災造成的傷亡禱告。求祢憐憫災民,讓他們在危急時得到適切的照顧,讓物資落到災民手中,不會被貪官侵吞。但同時也為「人為的天災」禱告,近年不少天災都是因為氣候變化或是污染造成的,而這正是我們沒有作好管家,管理好地球資源的後果。求祢指教我們,讓我們愛惜這地方,善用資源,減少浪費,作祢的好管家。

(禱文撰寫:Andrew Lee,修訂:陳到)

陳到,傳道,衛道者腳底的沙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