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人生就是藝術獎

作者攝自藝發局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
作者攝自藝發局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

一般人對藝術的理解,可以是抽象具有深度,不直接表達時亦多多隱喻說出道理。我不知道以上是否對藝術正確普遍的解讀,但倘若藝術不再啟發心靈及對困局的想像,冠上藝術之名亦不過是另一種「偽」術。

這一晚夜,我一個人,因為朋友邀請到藝術局搞嘅藝術家頒獎典禮,場面像預期中一樣的悶,但真係實在太悶,中途真係頂唔順走先。席間,雖然間唔中有一些老前輩藝術家隱晦地講下香港社會現況,但氣氛仍然都是一般。難得頒獎禮有一個平台給你抒發己見,機會都唔好好把握。

難怪奧斯卡是世界級頒獎禮,比較下得獎感言自然略知一二。

其中一名頒獎嘉賓引用了北島詩人的詩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可惜創作此詩句的詩人也向邪惡投誠,風骨鬆動了!他得到了應該有的通行證!

整個所謂的藝術家頒獎禮,我差不多大部份時間遊魂天界。在神聖的觸動潛想著:如果人生是一場藝術修為的修煉,不同藝術表達手法只是工藝的熟練,那麼保持手潔心清先係真正做人最高尚的藝術。如是者,藝術是人生,去到最後你先知道那一位是生命的藝術家。

最後,小弟想起了一段我經常成為做人的格言聖經經文:

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都是由心而發。

藝術的高尚與高低,來自良心質素,人的一生,如何決定是非黑白,本身成件事已經好藝術了!

離/落地的藝術

今時今日的香港,仍然能夠自由表達意見,絕對要珍而重之。亦只有在自由的空氣下,我們才可以自由創作藝術。雖然有時藝術本身可以好前衛,但只要凡事包容、凡事相信藝術,一些既定的藝術風格先有被突破的可能性存在。那麼在「後雨傘」的香港,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藝術創作呢?是抽象隱含人生道理、抑或直截了當表達的藝術創作呢?

任何作品當冠名為「藝術創作」後,都不可能不談質素,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沒有熟練的藝術表達手法,所謂藝術作品再如何「落地」都不過是劣質作品。那麼就不要責怪大眾不懂欣賞,其實是你的藝術作品未到家。或許你的藝術創作不屬於主流,大眾不能理解,而你亦不以市場主導作藝術創作,那麼如何分辨出作品的高低呢?答案不是出於你有幾多個藝術獎項及藝評家讚賞,而是你的內心世界。

「你有沒有因為市場中意d乜,你就遷就市場出賣自己的創作靈魂?」

「你會唔會扮晒抽象創作作品,結果連自己都欺騙埋?」

藝術不是先由心而發嗎?

如果以自己較熟識的音樂略談,那麼以punk rock作一個起點。當日英國政府右翼上場,搞到社會人心惶恐,而當時英國音樂過份崇尚古典音樂,編曲精緻,丁點兒都不能令英國人可倒抽一口涼氣。所以punk rock直截了當的音樂表達,震盪了英國年輕人的虛妄心靈。雖然punk rock彈奏技巧簡單,但最少你都要彈穩幾個結他和弦,唱歌都要似返個人。不然鳩叫鳩彈都叫做藝術,連基本技巧都未拿捏好,信息再如何落地都是一團糟。

(要談論punk rock,我覺得Patti Smith的吟唱加上佢本身個人的態度,已經是一個最能表達出藝術創作可以純藝術創作,但本人做人就一向敢言!)

其實藝術點樣分高低,一句說話已經講晒,就係藝術創作與人類心靈息息相關。我繼續以音樂作一個例子,殿堂級民謠結他手Bob Dylan唱歌唔好聽,結他又唔係彈到出神入化,但點解人人都覺得正呢?

心之一方,藝術家心靈本身落地理解人性,加上正常技藝自然創作出高質素作品。反之,藝術家抽出人類世界,工藝技術如何出神入化,時間一過好快就會埋葬在地下。

返到自己的基督教信仰,講道與藝術創作也是一樣。有些講員講道抵死好笑,但係聽完真係得啖笑。如果要以賣笑作為講道,一係你要熟練賣笑技術,更要緊貼福音信息,不然我都係去聽黃子華好了。

(編按:原文刊於作者blog,為〈人生就是藝術獎〉〈離/落地的藝術〉兩文合併,題為編輯所擬。)

鄧智文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ockmychurch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