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showme

有留意文化九公的去向,相信都知道小弟已經離開教會群體差不多兩年,文字筆跡和工作範圍與信仰根本劃不上等號,但內心深處仍然堅持對基督信仰底線的執著。實在地,在外的商業世界大染缸,儘管對比起不少人幸運,小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音樂與神學上的邊緣思考,仍然是彼此互相角力;那些甚麼污穢肉酸的人事上,聽過身邊同事與工作的妥協,有時你根本避無可避,但總算捱得過去了。最簡單不過的事情,只要你將工作盡忠做好,不要空談甚麼音樂或基督信仰改變世界,倘若你真的相信自己的信念,那麼就熱血地做一場好戲出來。

此時此刻,小弟總算慢慢一步步建立自己的事業,亦漸向舉辦屬於香港人的音樂節出發。可是在這段雜思前後,卻讓我回想教會群體的兩種詬病。

第一種情況是最常見的「口號派」,口號通常都是「為主而活」、「夢改變世界」、「讓教會成為教會」,諸如此類,還有更多更多煩雜空洞的呼喊,而且都是一次性的project base,做完交到數就算,根本不會想如何持續下去。被口號感動的基督徒,一生人死做爛做,沒有好好思想基督信仰是甚麼一回事,最後只活在每年教會與機構堆砌的口號,浪費了開放思想的大好光陰。粗糙一點講,就是X做!愈做愈迷失,皆因根基打得不好。

第二種情況比較少見,但似乎數量開始慢慢萌生,我會叫這種派別叫「非常識派」。通常這種派別的人研讀神學百多篇,喜歡言談間以神學思想、哲理與深入聖經歷史研究,得出不少啟發性的信仰反思後,卻不知不覺沉醉在迷思當中,往往欠缺了可實踐了的藍圖。當然你可以說各人實踐出來不同,最重要是建立起信仰內涵,但有時內涵太多已經瀉晒出來,真的想請問幾時開始做出來。

簡單來說,只做不思與只思不做成為了一個惡性循環。就我而言,內涵與實踐當然是互相補足。從前的我讀著不是人類能夠言語明白的神學思維,但當出來工作內心出現鬱結時,這些神學內功正好幫我疏離一些,返回甚麼叫做上帝喜悅的事情。同樣地,在工作狂做猛做,欠缺思考甚麼原因要做下去,一樣會有迷失下去的可能。

思想與實踐如何平衡,我還是在實驗中,但紙上談兵者太多,口水花過多倒不如熱血點做點成績出來。在商業世界中打滾,沒有人會有時間與空間給你思想意義,這些思想功夫你最好有充足準備,而瘋狂實踐者也需要找空間思想意義。

其實說到底,那些意義根本不重要,倒不如等你成功再談內涵,意義自然會成為意義,不用在成功面前招搖撞騙。

鄧智文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ockmychurch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