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Perfect Grade and Sticker on Homework

兒子升讀小一已有兩個多月,那些適應問題已經不准許再是問題了,開學時校方從小六派來作小老師的大姐姐亦不再每個午膳時間作照應,不論如何兒子亦已在小學學習的軌道上向前推進。早兩週的時間,終於到了小一第一次測驗週,亦是兒子更加是我夫婦倆首次經驗兒子小學的挑戰。在如今社會氛圍之下,不想緊張也緊張起來,湊巧地測驗週有兩天碰上自己在教會補假的日子,結果更要候命協助他溫習呢!

雖然名為測驗週,但其實該週每天只得早上第一節測驗,其他課堂繼續而無功課而已,兒子為此便感到回家沒甚麼事幹而要求看電視,真是天生懂得尋開心呢!一星期的測驗週轉眼過去,成績亦陸續收到,個人對兒子的成績其實已經滿意,起碼自己當年也比兒子低分。然而,叫自己留意的,不是兒子的分數,反而是向他詢問時他的反應。某天放學,我問他:「今天有無派卷?」

「有,當然有啦!」兒子答道。

「咁派左邊科?幾多分?」

「我中文作文有九十八分!」他很神氣地答我。

「好好喎!恭喜你作文有九十八分呢!咁仲有無其他?」

「其他?」

「咁你唔只測中文作文嘛!其他呢?例如英文測驗又點呀?」英文是他最弱一科,我自然不放過。

「英文測驗?你自己打開書包睇咪知道囉!」此君又出古惑想閃過了。

既然他邀請我打開他的書包,哪有忽然要搞尊重個人私隱之理,自然立即探囊取物了。打開書包,一看他的英文測驗是七十四分,跟他老子年輕時差不多我已經收貨,但心裡就是好奇他為何不直說給我知,於是我跟他說:

「七十四分喎!OK LA!爸爸細個都係咁上下,但點解你自己唔話比我知幾多分呢?」

「XYZ有九十幾分。」我問他,他告訴我另一同學得分?他又想忽悠我?

「我問你喎!XYZ又唔係我個仔,關我咩事?」

「其實呢,我話比你知,都有好多同學九十幾分嫁。」

噢!至此大概也知道為甚麼他會叫我自己打開書包看了,始終他知道自己的得分相對地低,不論比自己在其他科的得分,又或者比其他同學在同一科的得分。然而,他為何要如此計較呢?又為何要跟人比較呢?

雖然考試測驗常被人詬病,但始終這是人類從古到今的一個相對公平又未有其他更好方法評量學習成效的方法,惜這對歷代學子卻造成或多或少的影響。兒子首次測驗渡過了,在未來人生裡將有不絕的測驗考試等著他。若他能看此為挑戰自我充實自己的事情就已經相對不錯,只怕他在比較之下心態慢慢扭曲,影響個人價值標準與自我形象就為己為人添煩添憂。當然,若在第一次測驗開始時已賦與無窮壓力,未來日子哪還得了?提醒自己放輕鬆點,我相信有很多時候足夠過關的日子比永遠勝出的日子易過很多的,到非勝不可的時候再拼命出擊吧!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