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risHO

第一代「聖法蘭西斯/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於2014年10月17日被警方拆去,佔領信徒隨即又重建出第二代小聖堂。圖片載自「聖法蘭西斯 / 聖方濟各 街頭小聖堂 St Francis’ Chapel on the Street」Facebook專頁。
第一代「聖法蘭西斯/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於2014年10月17日被警方拆去,佔領信徒隨即又重建出第二代小聖堂。圖片載自「聖法蘭西斯 / 聖方濟各 街頭小聖堂 St Francis’ Chapel on the Street」Facebook專頁。

那個多月香港經歷了,自回歸以來最大的傷痛。有人稱為「兩傘運動」或「雨傘革命」。在事件中,香港教會的取態各有不同、本文藉此討論期間種種見聞。聖經告訴我們,教會是神的子民,是基督的群體和身體,也是聖靈的團契。同時也是分別為聖的群體。彼得把舊約神的子民的用語,引伸在新約的教會上(彼前二9)[1]。希臘文「教會」一詞(希臘文︰ekklesia[2]),是指「會集」,或「招聚的群眾」[3]。即是說一班信徒招聚作敬拜、事奉、互相交通。那就是「無形的教會」。與此相反是「有形的教會」,我們看見由信徒組成的大家庭;甚至是一座建築物。香港的教會組織,常被批評只看重「有形的教會」。不斷以建堂為目標,其實兩者的目的可以是一致的,也是希望神的國在世上顯明出來。也可作人心靈上的安慰及保惠師。特別在人心紊亂時。

剛巧在佔領運動期間,旺角出現一所「有形」與「無形」混合的小教堂,起名為「旺角聖法蘭西斯小聖堂」。有信徒在其中崇拜、作主日聖餐,但是建設上卻沒有圍牆阻隔,聖堂用木和帆布撘建而成。裡面陳設著公禱書,耶穌聖像,天主教式的十架(有耶穌被釘的形象)。泰澤晚禱、泰澤崇拜、詩歌、拜苦路(在旺佔領範圍繞場一周,效法主被釘前的苦路)等等。教堂的宗旨如下(節錄):「耶穌在旺角示威者佔領區守護每一位市民。支持真普選,愛與和平,反對暴力,彰顯基督普世愛之精神…… 10月8日,旺角佔領區出現了一聖壇,教友自發獻上公禱書、花、聖像畫和蠟燭,希望為這城市帶來盼望。」[4]。小教堂隨事件的進展、警方或其他人士的清場行動,可能隨時消失。到其時也將完成了它的使命,只存在人們心目中。另外一提,在後一條街道更有關公神壇互相輝映。[5]

第二代「聖法蘭西斯/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正在舉行祈禱會。圖片載自「聖法蘭西斯 / 聖方濟各 街頭小聖堂 St Francis' Chapel on the Street」Facebook專頁。
第二代「聖法蘭西斯/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正在舉行祈禱會。圖片載自「聖法蘭西斯 / 聖方濟各 街頭小聖堂 St Francis’ Chapel on the Street」Facebook專頁。

另一所要介紹的教會,是灣仔的循道衛理香港堂,它於9月28日開放整座教會予示威者休息。當天發生甚麼事情?相信香港人應該還歷歷在目,就是警方施放了八十七枚催淚彈,以最低武力驅散學生!(比韓農示威的三十四枚還多一陪以上)。香港堂開放給大眾如廁及避難、禱告等等。[6]之後有傳言警方要來,清走在香港堂內停留的示威人士。及後數天,堂主任袁天佑牧師刊出了對事件的回應,節錄一段令筆者深為敬佩的內容: 「教會不是因為支持『佔中』而讓抗爭者在禮拜堂內休息。香港堂座落在灣仔一個十字路口上。過去十多年擔任香港堂主任,我經常反思,在人面對疑惑,好像站在十字路口那樣,在撕裂和矛盾的社會,這座禮拜堂可以做些甚麼呢?這地方當然是信徒敬拜上帝的地方,也是見證上帝福音大能的地方。同時,這也是上帝給教會管理,目的是用作服侍社區人士的地方。禮拜堂要成為一間無牆的教會,所以經常有不少人進出,在這裡禱告,休息,拿個飯盒來享用,使用洗手間等。由於禮拜堂座落於交通要塞,十字路口,不少不同政見人士在遊行時都經過這裡,我們都會打開禮拜堂,讓他們可以作短暫的休息。」[7] 畫夜反思堂會的意義,雖然堂會建築物是有「有形的教會」,牧師卻願意把區隔的牆拆下給有需要的人。

社會出現支持佔中的教會,或者一些中立地幫助別人,以表揚基督愛的教會;當然也有反佔中的教會,尤以播道會港福堂為代表。反佔中,因為這不順服掌權者及其在地上施行的法律。掌權者也是上主委派管理世界的人,教徒也應當順服。港福堂被稱為「中產教會」,因教友不乏權貴,包括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港區人大譚惠珠、前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夫婦、藝人鄭秀文等等。那些名人名字如雷貫耳,素有「富貴教會」之稱。主任牧師吳宗文不是首次發表保守言論,他在2010年「五區公投」時,呼籲信徒「順服執政掌權者」,要於補選時投白票,「將所有暴戾驅逐出立法會,或以極多的空票來展示我們的不滿!」[8]其教會的中產思維,亦反映在「私人地方、廁所不外借」的告示上。[9]那是上帝的私人地方,也正正是學生佔領的主場,金鐘夏慤道對面就是政府的總部[10]。所以,跟香港堂相比較態度真是大相逕庭。港福堂在11月初崇拜程序表裡,其「首頁」刊載了一篇題為「『一國兩制』面臨危機」的文章,更甚者是要教友簽名,支持周融的反佔中活動。港福堂的場刊,令人疑惑的是頭版刊登陳弘毅反佔領的文章,放在頭版用意明顯是衝著佔中而來。幾頁後,呼籲會友簽周融那個反佔中聯署。合起來已經是明顯的表態和利用教會平台做政治宣傳。最後數頁有三宗[11][12]的「家庭牧養神學課程宣傳資料」,有很神學院學者參與其中。彷彿是要告訴教友們,只要你願意接受教會反同和愛家(自己的家、教會的家)那一套,便是一個好門徒了。那管佔(金)鐘、旺(角)也與屬靈生活無關痛癢。屬天屬地聖俗二分法,尤為明顯。

見證了不同教會,在運動中的處境。彼此在香港、同是基督的身體。誰才是撒馬利亞人、祭司、路人。誰才是大家的好鄰舍。或許就是在困乏時給你水喝的那位。最後,教會對佔領可以有不同立場。但暴力事件是不能置身事外以及容忍,那是道德、公義的問題。那是我的立場。

[1] (彼前 二: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2] Concordance & Greek Lexicon http://cnbible.com/greek/1577.htm

[3] 參考Church教會的相關條目:S. B. Ferguson(弗格森)及 D. F. Wright(賴特)主編, New Dictionary of Theology (Leicester, IVP, 1988)(中譯《當代神學辭典》,楊牧谷博士主編,香港:校園出版社)

[4] 聖法蘭西斯/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StFrancis’ChapelontheStreet Facebook專頁

[5] 聖像在金鐘、關公在旺角:思雨傘革命全局古斌時代講場

[6]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牧函:教會要在十字路口服侍人(10月4日消息)

[7] 從港福堂崇拜程序刊登之文章,反思教會內核心價值之一致性

[8] 港福堂聖餐週六晚堂/主日早堂崇拜程序 /主日早堂崇拜程序
二○一四年十一月一日晚上六時正/十一月二日上午九時正
http://www.kongfok.org/filedata/tbl_download/doc/53_1.pdf

[9] PassionTimes熱血時報【上帝的私人空間】

[10] 港福堂地址:http://www.kongfok.org/about_us

[11] 基督教保皇黨籲信眾做順民 – 號召用空票反公投 學者指官商教勾結成形

[12] 三宗:播道會、浸信會及聖公會

ChrisHo
在一所中型的浸信會聚會、熱愛生活、對神學有小小心得, 希望與大家分享、工作是悶悶的IT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