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圖片來源:http://globalnews.ca/news/1589795/why-the-umbrella-became-a-symbol-of-hong-kongs-protests/)
(圖片來源:http://globalnews.ca/news/1589795/why-the-umbrella-became-a-symbol-of-hong-kongs-protests/)

「爸爸,我地係咪去佔中呀?」「唔係,我地去為香港求平安。」

這一問一答是在今年十月一日早上發生的。自大專生罷課至佔中啟動,再到雨傘運動而來的佔領行動,這兩星期的香港人著實萬分不安,所以我天天也為香港求平安。對於兒子來說,莫講年多前未聽過佔中,就算兩星期前也是聞所未聞,甚至在全港大專罷課之後,他對佔中也沒有任何印象。

到了九月廿八日晚上,佔中就忽然之間成了兒子最新鮮熱辣的事情。還記得那天晚上是兒子嫲嫲即我媽媽的壽宴,酒樓的電視機當夜不斷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播放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片段,一家廿多人有一句沒一句的的討論事態發展,而家族裡的九位小朋友就在房間裡奔走遊玩。

晚飯後回家途中,兒子在車上突然問道:「其實尐人好地地係度,做乜尐警察係咁放催淚彈喎?」他又來個語出驚人了,猶幸他沒有在公開場合提出而已,這句說話明明是剛才晚飯時從成人口中聽來的,想不到就立時學到了,誰還敢說圍著一起遊玩的小朋友沒留意身旁的大人在幹甚麼?

次日清晨,自己剛睡醒就開啟電視機,兒子為準備返學亦自然從新聞中看見佔中消息,兩天下來,他也收到了不少。到了十月一日早上,與太太取得共識後,決定一家親身往旺角佔領區現場禱告,希望上帝保守香港的平安。

我跟兒子說:「我地先出去食早餐,然後去旺角啦!」

兒子答道:「爸爸,我地係咪去佔中?」

「唔係,我地去為香港求平安。」

「哦!為香港求平安。」其實他有多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呢?

大約十時多,一家三口到達彌敦道亞皆老街交界,當日場面尚算寧靜。由於我先前曾路過這地,所以大致曉得是甚麼一回事,但兒子就拉著媽媽的手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家在佔領區旁禱告之後亦慢步離開,太太跟兒子邊行邊看街道上的標語,他更是好奇:「689即係咩意思?」「點解尐車泊左係度無人既?」……我相信他更加不會知道坐著的人在幹甚麼。

行文至此,佔中一事將會如何結束仍是未知之數,這事對兒子來說又有甚麼意義亦是未知之數,若要問這事對他生命有何啟迪就更是遙遠。然而,我相信到他長大之後仍會記得自己曾在香港經歷這事,就如我至今仍記得自己曾經歷過制水、溫黛、的士罷駛、南精大戰、六四、回歸、沙士等等,意義如何?現在不曉,將來才知,這刻唯願事情有完滿的解決,香港人能離開撕裂,重新凝聚!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