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IMG-20140826-WA0000
鍾牧師為準備出門迎來暑假後首個上課日的兒子祈禱(鍾師母攝)

兒子終於升讀小一,對於很多香港家長來說,我可說是幸運的,因所讀的幼稚園直屬於小學,所有幼稚園學生也保證有小一學位。回望上年九月至十一月期間,身邊不少家長朋友叫苦連天,就只因為要為兒女報考小一,有些小朋友甚至每逢周末就問父母今天要去多少間學校考試。反觀自己在那段時間裡竟可以全不為此苦惱,實在萬分感恩,亦有點覺得都是學校體制保護了我這家長,相信學校亦因此體制而叫家長趨之若鶩。

不經不覺,暑假行將結束,學校安排了八月最後一周的四天為預備周,好讓升小一的同學們能好好適應新的學習生活。今天是預備周的首日,太太縱然在今天清早已開始喚醒兒子,但兒子的身心狀態實在仍停留在假期裡,結果糾纏了好一陣子才能出門。臨行之際,我在門口為兒子祈禱,大意都是求神保守叫他認真求學。禱告之後,他跟我說:「我記得我第一日返幼稚園時你又係咁同我祈禱,咁我出年升小二時你都記得要咁喎!」我想也沒想便答他:「好呀!」

事後我想:「他真的記得我曾為他作同樣禱告嗎?我相信禱告的內容應該不會記得,他記得的應該是我為他禱告這件事吧!究竟一個人會記得甚麼事情而忘記甚麼事情呢?甚麼事情是叫兒子有深刻印象而甚麼是轉眼即忘的呢?」心裡對這問題真的沒有答案,父子相處裡,一起做的講的玩的都不少,他會記得哪些實在無從稽考。或許,快樂的與不快樂的這兩種都會比較容易記得吧?但為他禱告又算哪一種?不論是哪一種,但對我這父親來說卻很是感動的那種,原來父親為兒子祈禱是一件對兒子很有記憶的事情呢!

兒子一天天長大,面對的事亦一天比一天多,升學可說是叫香港的學生與家長最為困擾的事情。在入學首天為他祈禱,似乎是在這等氣氛底下自動自覺表現出來的,因為大家對此都很是緊張呢!但願未來的日子不要常常為學業、操行等煩擾,可以多一些時間與他好好遊山玩水、談天說地好好過日子吧!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