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The purpose of an artist is to criticize authority.”(Hörður Torfason)

上期談到冰島音樂,本來沒有甚麼可以補充,但因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女士在「城市論壇」談到有關冰島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破產國家後,刺激了筆者撰寫有關冰島經歷金融海嘯的小品文章。當年冰島在不依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歐盟的外資協助下,不怕被全世界孤立自己,並在新左翼政府上場後,推動全民公投及在網上社交媒體與冰島公民一起修憲,誓不還錢。結果在五年自食其力下,冰島成為最快重振旗鼓的國家。

Hörður Torfason
Hörður Torfason

究竟冷豔高傲的冰島小國,如何挑戰全球經濟呢?當地一名同性戀者Hörður Torfason,原本只是一位低調的藝術家,算是一名社運份子,閒時都是插花寫作,把酒當歌,創作多數有關人類心靈與大自然,過著香港人夢寐以求的「藍血人」生活。而他最為激進的社運經驗都是一九七五年捍衛冰島同性戀者的權益。直到金融海嘯降臨後,他一生從此改寫。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冰島國家旋即凍結所有外資外流,無條件地宣佈破產。長話短說,冰島人民需要無條件背負國債,一世人都要被迫還債。就在當國家苦無出路時,Hörður Torfason卻在每個週末站在冰島立法會廣場,帶著擴音器及木結他,靜靜推動冰島人民反思國家利慾薰心的惡果。就在開始有人聚集準備抗爭前,Hörður Torfason卻要求群眾互相分享內心的恐懼,意圖使憤怒的群眾疏理情緒帶來的暴力,甚至在警民衝突爆發後,他與其他支持者築起人墙,阻隔雙方憤怒的情緒。最後當然是大團圓結果,冰島人民果然成就了差不多接近非暴力的冰島革命(Kitchenware Revolution)。

誠然,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閱讀冰島革命。小弟撰寫此文的重點想帶出,冰島國家能走出困局,就是單憑一名Hörður Torfason一開始的傻氣單純。他堅持每星期以音樂喚醒冰島,自己國家自己救,不拖泥帶水,一鼓作氣打倒邪惡的金融制度。冰島革命完結後,不只冰島國家成為歐洲破產國的典範,Hörður Torfason更被不同國家邀請,分享其堅持的非暴力態度與訴諸理據的理念。別國做到了,反觀擁抱中環價值的香港呢?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不是青蔥」專欄:www.christiantimes.org.hk

鄧智文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ockmychurch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