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誰調換了我的父親》電影劇照
《誰調換了我的父親》電影劇照

某天跟兒子一起洗澡時他,忽然神神秘秘向我說標題這句話,伴隨而來的是他得戚的面容,還有的就是大約不足兩秒後我親身體驗他剛才那句說話的真實。

「乜你咁嫁!係呢個時間黎搞放屁?」

「唔緊要啦!臭屁唔響,響屁唔臭嘛!」

「我從來都唔信呢句說話,邊個教你呢?」

「咪係媽咪囉!」

「咁依家你覺得係臭定唔臭,響定唔響呢?」

「係又臭又響呀!哈!哈!哈!」

要知道父子共浴沒有任何足以供人想歪的地方,青年人更應該絕不會跟老爸來這套,我只是因為希望可以協助這位喜愛在浴室高歌兼「浸溫泉」的朋友減省沐浴時間與用水量而已,所以每一次都是以速度為上的。其實那個時候正好是我把沐浴露給他之際,哪想到他會來一個大剎風景的臭屁呢?

「你就笑得開心,我同你一齊沖涼,但結果就要聞你臭屁!」我抱怨道。

「唔緊要啦!」

「緊唔緊要都一樣啦!」

「好小事啫!其實呢度有抽氣扇,又有沐浴露咁香,依家都無味啦!」

「OK!OK!你快沖身,跟住就去攞毛巾!」

過程就是這麼快,兩人多講數句話就已經完成任務,從開始到結束也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但在一些只得他跟菲傭姐姐一起的黃昏,就算菲傭為他設了計時鬧鐘,時間到了之後還要折騰一番才離開浴室,實在費時失事,浪費時間與食水。

當兒子還是嬰兒的日子,洗澡從來沒有浪費的可能,因為那時總是由成人親自主持,只怕未夠浸浴機會而已。人隨日長之後,我開始跟兒子一同沐浴亦非為節省時間,當時我與太太還是以此為他的好行為獎勵之一,亦是父子樂之一。到了兒子入學後開始自行洗澡,又曾跟我們在東京浸過溫泉之後,漸漸就發現他喜愛花很長時間洗澡,既引吭高歌,又熱水長流。個人對沐浴時歌唱絕不介意,只是浪費就萬萬不容,所以有機會的話我就要他跟我一起了。

經過這臭屁一役之後,我並沒有終止減省他洗澡時間的要求,只是出了另外兩招。第一招是設鬧鐘,到鬧鐘響起就會關掉熱水爐,他就算在夏天仍是要走;另一招仍是有我在場,不過我沒有跟他一起洗,而是由我拿著花灑水喉在旁控制供水。第二招最有效,他不能不快,甚至有些深夜回家想快睡覺的時候還主動發出請求呢!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