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到

在下被邀參與一教會之青少年團契,團契由大專至初職,其中多為學有專精的大學生。團契的內容無甚了了,都是唱詩、查經、互相代禱等環節,比較「新穎」的是「為香港社會代禱」。在下作客,沉靜聽一下現在的年青信徒究竟會怎樣怎樣為香港禱告。我猜他們應該會談到六四、東北、七一等時事吧?

不出所料,他們確為近來一連串時事禱告。但禱告的內容令我頗為震驚,我聽到的內容大概是:「近來香港相當紛亂,六四、衝立法會、電子公投、七一,最近又有議員掟杯,求主使我們能成為一班守法、愛國、愛社會的基督徒。」甚麼?我還以為你們有看新聞,知道甚麼一回事。然後我聽到信徒們作出「評論」,論調大概都是覺得香港相當污煙瘴氣,最衰都係搞事分子。

我按捺著,抽離地觀察他們,發覺這的確是他們的信念,他們不是不知道社會混亂,他們都受著各樣的社會問題影響,但他們竟然歸因給抗爭者,而不去考慮一切混亂的根源是特區政府的混亂施政所至。我相信這只是對政治無知所至,並非存心為政權護短。但姑勿論是有意或無意,這足以反映信徒對當今社會狀態的無知和怠惰。他們只從表面的現象去批評,一口咬定反政府是錯,無怪外間批評教會投共。他們其實不是投共,只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怠於思考,變相成為極權的幫凶,這也近似漢娜‧鄂蘭的「平庸之惡」。

《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漢娜.鄂蘭著,施奕如譯,玉山社出版,2013/8/10。
《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漢娜.鄂蘭著,施奕如譯,玉山社出版,2013/8/10。

故事還未完。他們繼續分享、繼續月旦世情,他們談到外國的法律。談到美國加州容許公立學校學生進入異性的洗手間;他們談到o-camp的性開放、大學舍堂淪為「性地」、他們談到性教育愈來愈鼓吹性行為等等。一談到性,他們立刻「剛強壯膽」起來,大言炎炎說要為主守護城市。他們驕傲於518有多人同心合意站出來守護家庭價值,他們覺得,這是神給這世代信徒的使命。

若說基督徒只談性,不理世事,這並不公平。從上述例子我見到他們又關心性,又關心政治。只是他們關心的水平還停留在小學生的管治,唔準曳、唔準嘈、唔準無禮貌,教會跟成龍口中「中國人是要管的」那一套不謀而合。教會這樣走下去,只會繼續與民為敵,淪為有宗教外衣的愛港力。

陳到,傳道,衛道者腳底的沙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