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圖片來源:http://www.jenningswire.com/health/the-broken-hearts-solution/)
(圖片來源:http://www.jenningswire.com/health/the-broken-hearts-solution/)

〈給最傷心的人〉(1994年)改編自李玟的〈我依然是你的情人〉一曲,是一首非常動聽的歌曲,從網上的留言中看到,網民及歌迷對鄭秀文的歌聲有非常高的評價。公平而論(因為我不是她的歌迷),她演繹這首歌,真是到了超凡的地步,唱得令人如痴如醉,夢牽魂索,聽了又想聽,就算不是一個傷心的人,也喜歡聽這首傷心的歌。

經過了奮進的相聚及一起流淚的晚上,願意用這首歌送給遙遠又陌生的一群傷心人,作為一份另類的「禮物」。

經過了多次聆聽後,我有一點的發現,給傷心的人最好的「禮物」是什麼呢。你若要明白,一定要一面看我所寫的,另一面聽著〈給最傷心的人〉,不然,可能會缺少了一點點的感覺也未可知。首先,面對最傷心的人的大忌是分析他/她的遭遇,例如說如果他/她不是這樣愛A君的話,他/她是不會這樣痛苦;又或如果當初她不去那個地方,就不會遇上他/她了,他/她的世界會快樂一些等等。這些理性的分析不是不好,但在最傷心的人來看,這是最討厭的「禮物」。她是知道你對他/她好及為他/她著想,但是,他/她現在最需要的不是這些。其次,給最傷心的人的「禮物」,不是指正其「錯」,大罵她一頓,以為好讓她清醒過來,比方說她現今的境況是不帶眼識人,或當初不聽人勸告所致,這些忠言在此時是不適用的。

給最傷心的人的「禮物」,就像這歌一樣,明白及聆聽他/她的傷感,伴他/她走一里路,感同身受、默默無聲地在陪他/她身旁。若他/她哭泣,與他/她一同哭泣;若他/她哀傷,與他/她一同哀傷;若他/她沒有胃口,煮一些可口的食物給他/她吃;若他/她老是躲在屋子裡,與他/她出外走走;若他/她需要一個聆聽者,安靜的聽他/她細訴。總言言之,不離不棄地與他/她一起。上述這些給最傷心人的「禮物」,在心理輔導學裡,都是常常提及的最佳方法。你若希望更有效認識及運用,我鼓勵你到不同的地方進修一下。人生的遭遇,十常八九的都是困難及傷心,早一點預備及學習,對人對己對社會都絕對是一件好事。畢竟,在我們身邊,實在有很多人需要我們的幫助及同行,這些投資是一定有回報的。

我們不要輕忽這些要點,不要一味運用自以為是的方法去關心最傷心的人。請緊記,我不是說理性分析及嚴詞指正不對,我是說它們都不適合而已!太多的時候,我們「好心」作了「壞事」! 在不適當的時候,作了不適當的言行,把原本是好的東西變成壞事。這是做人智慧的要訣,在不適當的時候,作了不適當的事,再加上一個不適合的人去處理,更在不適當的地方回應,這是人生的悲劇。我們實在的需要智慧,我甚至認為,做一個智慧的人,比做一個有才幹的人更重要。原因很簡單,做一個才幹的人,受惠的是他自己;做一個有智慧的人,受惠的卻是他人。

我們如何去與最傷心的人相處,其實流露我們真正的自己,即是說,我們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便怎樣與人接觸。最傷心的人,其實在那時候(傷心時),他/她是一個脆弱的人,需要我們小心看待(handle with care),敏銳於他/她的感受。但是,同時,最傷心的人是一個誘惑,將一個自私的我引發出來。對面他/她時,往往令我們先以為是強者(因他/她是弱者),是「大展身手」的時間,是讓人感到我們是強者的最佳時刻。於是,我們便用強者的姿態出現,教導或指責他/她,以為是對他/她有用。我們把我們的成功建築在他/她的失敗之上,他/她愈「失敗」,我們便愈「成功」; 他/她傷心得愈厲害,我們便指導得愈厲害。

我們若是一個真正的強者,當面對弱者時,我們便甘心願意地成為弱者,好叫我們能與他/她走多一里路。我愈來愈相信,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甘心變為弱,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輸,只有真正的強者才不用是證明自己是強,更加不會用他人的「弱」而成為自己的「強」。 所以,最強的人是最溫柔的人,他的溫柔,可以使傷心的人感到安息; 他的強,不是暴力,反是安慰,叫傷心的人可以把勞苦及重擔放下,因為他會為他/她分擔,甚至為他/她背上,叫他/她可以輕省。

(原題為「送給遠方不知名的傷心人: 《給最傷心的人》──傷心良藥」)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