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我第一次留意鄭秀文,完全是因為電視劇《刑事偵緝檔案II》(1995年)(我是一個電視迷),她在劇中飾演一個角色,戲份雖不很多,卻非常搶鏡頭,再加上插曲〈愛的輓歌〉唱得如此動聽,從此,我便喜愛她的電影及歌曲了。我的中文水準比較差,當我看見歌名時,雖然不太明白「輓歌」是什麼意思,但是卻莫名的喜愛。後來才知道,原來「輓歌」是喪歌的意思,而最出名的輓歌有陶淵明於63歲時為自己寫了〈擬輓歌辭〉。所以,〈愛的輓歌〉既是愛的喪歌,又是一首悲情的愛歌。

Ford Madox Brown, Romeo and Juliet, 1870
Ford Madox Brown, Romeo and Juliet, 1870

〈愛的輓歌〉原曲取自中島美雪的〈孤單之肖像〉,我認為鄭秀文的演繹比中島美雪還好,因為她唱出心中對愛的無悔,激情中帶悲哀,尤其是「來吧再一次被你欺騙未為過,明日我一個夜裡再哼這首輓歌沒痛楚」一句時,聽者的情緒都被她帶進歌裡。〈愛的輓歌〉讓我們知道,愛情需要有激情及無悔的一面,像歌詞「願承認我是很傻,願熱烈渡過,夢幻內渡過,未計較終會留下我」,道出愛情盲目,不計較及無悔的事實。西方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愛的輓歌能傳誦千古,就是因為當中包含了激情、盲目、不計較及無悔的一面,就連武俠小說中,也有楊不悔的出現。可想而知,愛情若不醉生夢死及,若不充滿火花,若不令我們今生無悔,便沒有什麼意思了。

我懷疑中國人應該更加明白上述的道理。我們的上一代,他們沒有醉生夢死及無悔一生的愛情,因為大部份人都是「盲婚」的(相方從未見面便結婚),他們有的是家庭,一切都是這麼循規蹈矩及可被預計,而最重要的便是不要出亂子。上一代不重視愛情,他們沒有個人的愛情,只有家族的關係。男的努力是為了傳宗接代,女的是為了生兒育女;丈夫出外謀生養家,妻子在內照顧家庭。男人只會給「家用」予女人,從沒有送禮物這回事;女人只會為男人煮飯洗衣,從未敢要求為自己買什麼禮物。由於不重視愛情(或者根本就沒有愛情),我們很少會看見上一代夫妻挽手逛街,他們大多會照顧兒女而同行。總括而言,家庭或家族利益比個人愛情來得重要。

我沒有半點要批評上一代婚姻的意思,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錯,這是活在傳統文化氣候下使然。再者,他們也都付上了極大的努力去維持婚姻及家庭。但是,在今天後現代的社會,我們應該學習到新的功課,對愛情多了很多的了解,我們應該豐富愛情的關係。在這裡,請不要誤會我是在鼓吹盲目、不理會後果及任意妄為的愛情,我當然不會這樣做。我只是強調,愛情中若沒有了刻骨銘心的經驗,沒有今生無悔的深情及不計較的一面,這樣的愛情不能讓我們回味一生。不是嗎?我們現代人老是希望找一個有錢人作為終身伴侶,為的不是愛情,而是日後無憂的生活,這是另類的「盲婚」吧了?

當真愛來臨的時候,我鼓勵你不要用利益的關係來衡量,例如有沒有大屋入住,收入是否豐厚及家世是否富裕等等。我鼓勵你用這人是否真的愛你及你是否真的愛他來衡量(指一男一女單身自由的戀愛),若答案是肯定的,這便足夠,可以勇往直前,今生無悔地傾注下去。若有真心的愛情,其實不用花費也很浪漫的,香港到處都有海灘,其中一些更帶有歐陸風情,有空走一走,帶二份三文治共享,哪裡需要去歐洲呢!若兩情相悅,共結連理,又何須一定要擁有大屋。兩人一起居住在公屋,面積雖不大,這又何妨?最重要的是,在人世間,兩人願意甘苦與共。若兩人真心相愛,哪怕是簡單生活,總勝過同床異夢,況且,無論你如何富有,你買的床有多大,你睡的面積總不會超七呎。所以,我們著緊的,不是睡的床有多富貴,而是往後的四十年間,誰人睡在你旁邊。

〈愛的輓歌〉說的是一段悲傷的愛情故事,因為這段愛情沒有結果,更是面臨死亡的階段,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愛情會是這麼的樣子,為此,我們更要珍惜真愛,不要讓真心愛我們的人流逝,更不要因日後的利益而選擇錯誤。我們常常有一種錯誤的思想,以為豐富的資源及富麗堂皇的環境會使我們愛情幸福多一點。其實不是,我們的幸福不是在環境及資源裡,而是在愛我們的人裡面。我們是因為能與真心愛我們的人一起而幸福滿瀉,就是這樣,我們懶理四周景況,因為幸福在心中,沒有人可以拿得開。

若我們不想再唱愛的輓歌,現在就不要自欺了,珍惜愛我們的人,轟轟烈烈地去愛他(她),今生無悔地將自己擺上,無怨無恨地共度此生,無論是富貴或貧賤,健康或疾病,順境或逆境,生或死,都願意甘苦與共。這便是幸福的愛情,無悔的婚姻及能回味一生的承諾。

(原題為「〈愛的輓歌〉:無悔」,現題為編輯所擬。)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