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可能關於鄭秀文與許志安復的報導非常熾熱,帶動這首1993年合唱歌<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重新流行起來。我在網上重看1993年版的合唱,果然是動聽非常,再加上緋聞消息,更是另有一番滋味。

同年,他們因這歌在無線電視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中,拿了最受歡迎男女合唱歌曲的金獎。雖然我在十多年前已經聽過這首,但現今刻意的細聽及重聽(超過十次),驚覺自己遺忘已久的少男戀愛情懷竟被挑起。一個像我這樣已經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有人說是老翁),即使聽罷了也有一些感覺,這也難怪很多少男少女迷上這首歌了。這首歌的吸引之處,在於男女互相吸引,因為這是情歌的對唱,而對唱的內容,正正是愛情最引人入勝之處──就是不明朗,所以歌名是<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是一個問句,一段愛情剛開始的時候,情侶二人一定都常常問這個問題。當然,結了婚的也會問,但提問的時候,也代表了感情出了問題,甚至帶著控訴口氣去質問。但是,一段戀情剛開始的時候,更準備的說,一段感情在蘊釀中時,這個問題就有了不同的含義。在這個時期,雙方都著緊、關心,其實對方心裡有沒有我,這是一個浪漫的問題,沒有半點投訴,沒有半點不公平的感覺,當然也沒有半點苦澀,因為一切都是恩典。我的意思是指,在這個時候,對方若願意接受我,把我放在心上,是對方對我的恩情及愛意,是不能強求及用買賣的方式去換取的。我要做的便是既知足又感激地去等待。

Snow-White-and-her-Prince-The-Kiss-snow-white-and-the-seven-dwarfs-8463421-900-672

「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是戀愛最吸引人的地方,因為這是一個處於失或得、成或敗、有或無、擁有或失去及接納或拒絕之間的狀態,是在不知道之間,或是已經知道了一些,但還未百分百肯定的微妙關係之中,這可以說是愛情最令人著迷的地方。就如白雪公主與王子的故事,他們的愛情之所以吸引,正正在於這不明朗中。等到相方肯定了,也是故事結束之時, 因為已經沒有什麼值得再追看下去的了。試想一想,美國的《超人》劇集與香港的《My盛Lady》同樣如事,最好看的時候,就是男女主角處於愛與未愛之間,在於其實是愛但又未表白的時候。當他們不約而同的表白了及接受了對方,就是劇情完結之日了。

已經談戀愛的人一定有此共鳴,尤其是女孩子,一定還留戀那個極力追求妳的他初時的樣子。還記起在他還沒有表達愛意時,妳又未正式接納間,他默默的準時接妳放學或下班的情況嗎?當然,特別是在下雨天時,他仍然到場接妳,更說自己只是湊巧路過,妳一定是夢迴千百次的回味。你不只提心吊膽地問:「其實他心裡有沒有我?」且問自己:「其實我心裡有沒有他?」這個時候,是愛情最浪漫,最引人入勝的時刻。

這是愛情最好「玩」(令人留戀)的時候,因為一切都是這樣真誠、尊重、記念、珍惜、恩典、犧牲、包容、寬恕、忍耐、恩慈、相信、不自私、不強求及不計較……難怪有些人只想留在戀愛的當初,因為一切實在太美麗了。可能,當一切都掌握在手裡時,反而會變成灰燼,因為我們不再珍惜,愛情就這樣子「死」在我們手上。這也是吊詭的,當愛情在患得患失之中,我們會小心保護及珍惜,即使是有一點點的進展,我們都會歡喜若狂,整夜不能眠。當我們被愛擁有時(不是我們擁有愛),知道其實不是我能作什麼,我只是一個接受恩惠者,對方的愛,就像一份禮物,無條件的施予於我而已。面對這份愛的禮物,除了感恩外,還可以要求什麼呢?

愛情最不好「玩」又是什麼時候呢?是一切都「塵埃落定」之時,爪雙方都知道對方接納自己開始,愛情便變了樣。男的像獵人一般,獵物已在籠中(家中),已經再沒有興奮及新鮮感;女的像女皇一樣,我已下嫁於你,你是應該一生服從我的。從此,愛情便沒有了驚喜,只有驚嚇;沒有感恩,只有投訴;沒有等待,只有不耐煩;沒有付出,只有索取及互不虧欠,只有不滿足等等。那時候,我們不再敏銳於對方的感受,不再關心對方的問題,不再愛對方。愛情,就這樣子在我們中間埋葬了。

我相信,愛情及婚姻並不是如此坎坷,但我們必須學懂珍惜,因為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一切都是恩典。當我們重聽<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時,可能不是回味那個時候的你或我、他或她,更加不是那種不明朗的曖昧愛情。我們應該把原先那份真誠的愛,重新注入這關係中,珍惜眼前人,因為他(她)心裡已經有了你,你心裡已經有了他(她)。何必糟蹋愛我們的人的愛呢?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