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鄭秀文在2009年大膽的推出福音唱片《信FAITH》,口碑及銷量都受大眾歡迎。她再一次用甜美的歌聲,唱出娛樂圈甚少著重的「情歌」,就是上帝對人的愛。你若是鄭秀文的歌迷,你一定發現<你愛我>與以前她所唱的情歌是不一樣的,就連當中投入的感情及唱腔,也給人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是一種經歷人間種種情愛後的心靈依靠,是一種更高尚的情懷流露,更加令人有一份穩妥平安的感覺。鄭秀文的<你愛我>一曲,不再是歌頌人間的愛情,而是讚嘆上帝對人不離不棄的愛與情。

若細聽,<你愛我>中沒有一句提及上帝的名字,而<你愛我>的「你」,我們若套入為一個人,會發現在這塵世中,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具備這條件。試看看,在人間有哪一個人能夠讓我們在「漆黑裡找到了光線」;有誰人在我們走失時,「寧願伸手去牽」;有哪一個情人,「早已在此,愛我沒停止」,即使我們早已放棄;有哪一個愛人,甘願「付出即使我未知,這愛沒有終止」?若我們把<你愛我>中的「你」換上上帝的「祢」,那麼,一切都會變得合情合理,甚至有一種偉大的感覺撲面而來,不得不被感動。

若人世間男女之愛已教人生死相許,那麼,上帝愛世人的愛更是令人回味無窮。其實,上帝給世人男女之愛情,原本是令人更嚮往與創造主的親密關係,好叫人知道,愛的源頭本不是男女之愛,而是上主愛世人之愛。我們若忽略這奧秘,只是盼望在人間男女的愛情中找到無條件及沒有終止的愛,這註定是失敗,甚至是一個悲劇,因為只有在上帝裡,耶穌基督中才有這份愛與情。

戀人(或夫婦)若只想在愛人身上索求只有在上帝裡才有的無條件及無終止的愛,其結果是不滿足,只會愈發認為愛人付出的不足夠;心懷後悔,因為感受不到對方同樣的獻上;彼此不信任,因為情人沒有把一切全傾倒;感到被騙,因為經驗到有保留的愛情。這些都是錯置的期望,把千般期望強加在人身上,而試問人世間,又有哪一個人能承擔這千般的壓力?即或有一天做到了,但人畢竟是有限的,十年後也會有出錯的可能。

就算人是做到了,男女之愛也會有終止的一天。人死了,愛情便終止了;就算人擁有偉大的愛情,他們的愛情都是留在他們身上,別人無緣分享,也不能分享。唯有上帝的愛是無終止的,唯有上帝的情是惠及每一個人的。所以,“This is the greatest love”(這是最偉大的愛),這絕非誇大的說法,而是在人類歷史裡千百萬人的心聲,直到今天,仍有千百萬人一同證明的宣告。

<你愛我>是鄭秀文向我們唱出她的心聲,更是她的一個肯定,一個宣告,要我們知道她已經尋著了上帝。對我們來說,「你愛我」可以是一個問題,一個非常值得問的問題。「你愛我嗎?」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無論任何種族及地域的人,都特別關心這一個問題。不是嗎?你會問你愛的人「你愛我嗎?」,你會問與你相處的人「你愛我嗎?」,你更會問一些誤會你的人「你愛我嗎?」。有多少的時候,這個問題若不被弄清楚,會令我們整夜不能眠及整日不能吃。

我們會發現,有人愛是十分重要及嚴重的。我會說,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你愛我嗎?」不是一個我們應去發問的問題,而是一個我們要去回答的問題;發問的主角是上帝,回答的人是我們。正如約翰福音21:15-17裡,主耶穌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一樣的具爆炸性。

「你愛我嗎?」若是由我們去問,問多了,唯一的結果是自我的膨脹。「你愛我嗎?」的「我」成了世界的中心,以自我作出發,以自我作為結束。一切的果效,以自我有否被滿足而決定。「自我」是一個沒有上帝的世界,「以自我為中心」是一個拒絕以上帝為中心的生命或生活。「你愛我嗎?」若是由主耶穌來問我們,那麼這句說話就變得十分之壓倒性,「你愛我嗎?」便由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變為以上帝為中心的世界。一切的回答便要以上帝的喜好及榮耀為依歸,我們的地位由主角變成配角、由支配者變為回應者。

「你愛我嗎?」便是每日在上帝裡省察的問題;「你愛我嗎?」便是我們人生取向的主要焦點。我們回應的對象是愛我們、又為我們捨身的主,更要三思而後行。我們明白了何為愛主耶穌,才能明瞭何為愛人。沒有愛主的心,愛人的心是不完全及自我的。「你愛我嗎?」這問題,主耶穌一直仍然發問,我們如何去回答應呢?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