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2009年福音大碟《信FAITH》中有〈阿門〉這一首非常動聽及有意義的歌曲,歌詞沒有說教或教訓人的意味,但令人聽後卻留下很多深層次的思想。「阿門」這兩個中文字(希伯來文是一個字)通常是在祈禱結束時的用語,意思是真誠、可信或真實等;而Hallelujah(哈利路亞)則是希伯來文讚美上主或讚揚的意思。正因如此,若我們把〈阿門〉看為是一首向上帝祈禱的禱文,我們可能更加能在其中有所領悟。

首先,我相信〈阿門〉這首歌是配合鄭秀文曾到很多戰亂及落後國家有感而發的作品,所以關心兒童們在這些地方中成長的掙扎,也懷著沉重的心情去關切在這些地方中如何重建家園,更加關懷在這些地方中心靈信仰的需要,所以,用了三個祈禱去向上帝祈求,在絕望中讚美上帝成就了不可能的事。

第一個祈禱是為孩子們祈禱。這是一個非常深遠的祈禱。試想一想,在戰亂或落後的國家,孩童們是在極貧困的環境下長大,他們的前景是令人擔憂的;他們成長的需要是令人關心的;他們的將來是需要我們援手的。他們就連想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也是一種奢望。什麼叫「普通人的生活」?我們身處富庶的地方是很難明白的。其實「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能上學,有父母親、兄弟或姊妹在旁,有鄰居,有醫院,有三餐,有水可飲用,有水可洗澡,有穩定的政府,有工作及有屋可居住等等。

上述這些普通人的生活,對香港很多「受保護」的「港童」來說,根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認為是不值一提的事。當四周的環境是貧瘠時,一群未來世界的主人翁靠什麼來成長呢?〈阿門〉說得好,「Hallelujah,靠著美麗的靈魂」,是上帝賜予美麗的心靈,不靠物資,不靠勢力財富,只靠上帝的靈方能成事,長大成人,成為一個美麗的人。我們身在富庶的地方,更應以此來為下一代祈禱。

第二個祈禱是為了家園而發。這是一個漫長又要有恆心的祈禱。 試想一想,在戰亂或落後的國家,很多人都家園破碎,妻離子散,在一片頹廢當中,要重建廢墟,真是談何容易。在戰亂或災難後重建家園,需要有無比的勇氣及盼望,不然,我們便會灰心絕望,整天只是怨天尤人,甚至淪為盜賊,實行「趁火打劫」,埋沒良心的過生活。

我們怎樣才能像〈阿門〉中說的,「Hallelujah,成了奇妙的旅程」?我們一般都認為,人生成了奇妙的旅程,因為我們經歷很多又好又愉快的際遇,即使回想,都有甜絲絲的感覺。這當然是真的,但這肯定不是奇妙。真正奇妙的人生,是因為經歷各種遭遇,有高有低,有順有逆,有富有貧,有生有死,有卑有尊,有哭有笑,有苦有樂及有憂有喜等等後,都不會失去盼望,不會苦毒,不失信心,反而生命裡,有一份說不出來的智慧,有一份不能動搖的平靜,因為知道,人生真正的奇妙,不在外在的遭遇,而是內心的安穩。從今以後,不再被遭遇而改變心情及做人態度。原來,奇妙的人生旅程開始的時候,可能是從外面引渡,但最後,一定是歸回內心,尋回做人真正的智慧。這不能單靠人力及人的智慧,是需要上帝幫助,需要上帝的恩典,故需要勇敢地不住祈求。

第三個祈禱是為了心靈信仰的需要。這是一個最虔誠的祈禱。試想一想,在戰亂或落後的國家,什麼東西對他們最重要呢?我們一般都認為是物資的供應,因為他們連最基本的物資都缺乏。這是真的,也是最能應急的供應。其實,除了物資外,就是心靈信仰的需要。在戰亂或落後的國家,若沒有上帝在心中,他們實在沒有勇氣及信心再去愛別人,因為連自己也照顧不了,更別說照顧別人。最慘痛的是經歷了許多親人或愛人死在眼前後,根本就沒有愛人的心了,免得自己再傷心多一次。人生若沒有上帝,人生很多的事會變得不可能了,不可能再去認真的愛,不可能對人有憐憫的心,不可能相信人間仍有情及不可能再相信人等等。

〈阿門〉中說,「Hallelujah,說最輕柔的阿門」,這是心靈信仰的肯定。在上帝裡,什麼都變得有可能,什麼都可以成為讚美,將詛咒變成祝福。人在上帝裡,根本沒有不能承受的「重」,一切都變成生命的「輕」,凡背負重擔的人,都可以在上帝裡得輕省。

〈阿門〉是一首超越個人的歌曲,因為整首歌的重點不在個人身上,而是在別人身上,更加是一些有需要的人身上。這是一種值得學效的生命情操。我們做人應該要胸懷世界,關心民間疾苦,跳出溫室,離開安樂窩。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我們以為只靠自己的力量便可達到,這是錯誤的想法。即或有天你能做到,你會不期然的沾沾自喜,自我膨脹,成為驕傲的人。這樣生命的情操,是需要上帝幫助,更需要我們每天為自己祈禱,立志成為一個甘願捨己,好讓別人得祝福的生命。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