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風火劍塚)

(圖片來源:http://3.bp.blogspot.com/-lvf6xd1Zfh8/UCXxw6LMhFI/AAAAAAAAJXw/9qR3_zfiPrc/s320/Speaking-the-Heavenly-Language-Tongues-Explained-Tongue-GOD-Communication-Science-Pseudoscience-Spirituality-Praise-Mouth-Linguistics-Bible-Origins-Documentary-Exposed-Atheism-Atheists-Believers-Christianity-Religions-Faith-Gift.jpg)
(圖片來源:http://3.bp.blogspot.com/-lvf6xd1Zfh8/UCXxw6LMhFI/AAAAAAAAJXw/9qR3_zfiPrc/s320/Speaking-the-Heavenly-Language-Tongues-Explained-Tongue-GOD-Communication-Science-Pseudoscience-Spirituality-Praise-Mouth-Linguistics-Bible-Origins-Documentary-Exposed-Atheism-Atheists-Believers-Christianity-Religions-Faith-Gift.jpg)

「……我 們 本 不 曉 得 當 怎 樣 禱 告 、 只 是 聖 靈 親 自 用 說 不 出 來 的 歎 息 、 替我 們 禱 告 。」羅馬書 8:26

方言祈禱,一般印象的討論位,不是圍繞方言翻譯問題,就是方言只能停留在私禱當中,似乎從來沒有人問過,為什麼我們需要方言祈禱呢?這次有關方言討論,我不是與你查考《聖經》,實在教會的主日學及神學院課堂,大可自行討論及查考。在這個專欄,方言祈禱的臨在,正好是刺激華人基督教音樂的再想像(re-imagination)。

對於有方言祈禱恩賜的基督徒,方言只是普通「碎料」, 沒有什麼特別,反而對於其他信徒(尤其是福音派信徒),方言祈禱,感覺上十分神秘。藉方言祈禱,信徒似是被上身失去了理智,還是已經被聖靈充滿,相信只有信徒自己最清楚。不過,方言祈禱帶來的震撼,不在於它是否上帝賜予的特別能力,反而是方言祈禱,超出了人類的言語,說出我們心中不能言說的心聲。

實在,方言祈禱,解構了人與上帝的溝通模式。

在祈禱的過程中,不論是公開祈禱,抑或私底下的禱文,我們以為鏗鏘有力的禱文,華麗的宗教詞彙,其實好有可能,空洞抽象的禱告聲,只是鳴的鑼,響的鈸,當中的禱文,可能只是例行公事。

禱告言說的文字,或許正限制了我們表達的情感意義。

相比之下,超脫人類言語的方言祈禱,向心力在乎定睛上帝,尤其是草根階層的信徒,詞彙未必太多,言說祈禱滿足不了他們/她們表達的心聲,但方言祈禱,取決於祈禱者的心態。當方言祈禱者,陶醉與聖靈的親密時刻,抑或是靜心細聽上帝的細語,只有投入與上帝表達式(expressive prayer)的溝通,表達的內容,才產生屬靈意義。

當祈禱的言語,話到咀邊卻未能言,用盡人類言語,亦不能表達內心感受,方言祈禱正好填補了這個空位。更過癮的是,方言祈禱,亦是抗衡語言祈禱,打破了一切慣式與公式,當中追問的,正是你與上帝溝通的心思意念。

更準確地說,你日祈夜祈,身體在祈禱,心思卻在三重天。因此,方言祈禱的出現,就是挑戰我們與上帝溝通的前設(pre-supposition),挑戰我們回到溝通最基本步,就是心態。固然,人的心很複雜,向上帝祈禱,理應有好多感情,當文字言語表達不能,方言祈禱,可以是其中一個方式,但過份恐懼方言祈禱的魔力,又有什麼其他方式可提議呢?

對於我而言,後搖滾是我的方言祈禱。(見「向耶和華唱新歌,未呀?(二)」

作為基督跟隨者,每次有機會聆聽基督教音樂,說實在,我真的吃不消。生活在壓抑的城市,生存已經十分痛苦,還要在崇拜的敬拜時段,頌唱哀愁的傳統聖詩,負面情緒可更嚴重。或許有教會趕上潮流,以搖滾樂方式作敬拜,但抄襲流行曲風較多,創造力欠奉。

作為創造萬物的上帝的跟隨者,應有前衛的創造力,就像十字架的神學,在不斷否定自己,才會發現自己;創作同樣如是,只有不斷否定自己,才有所謂的藝術創作。基督教音樂,其實更應該在不可能的可能性下,創造更多不同類型基督教音樂,可是,華人基督教音樂,除了只著重歌詞外,亦只會理會音樂的流行性,過份的實驗性,似乎令信徒「頂唔順」,所以基督教音樂,只有敬拜音樂。

可能你會說,太實驗性的音樂,信徒會又「頂得順」嗎?我想,這是時候,打開我們慣性的敬拜耳朵,給不同音樂刺激你的腦袋了!

信徒對音樂的想像如何被刺激呢?其實作為公共空間(public space)的教會,正是絕佳的民間live house,只是我們一味過份著重信仰的正統性,將民間生活拒絕於教會門外而已。

下一篇,再與大家淺談教會作為live house的可能性。

在此,送上我另一隊好喜歡的台灣後搖滾樂隊,大象體操的一首歌曲。

有關大象體操:「編曲透徹爽快、簡單直接、不花巧,樂器亦只有結他、低音結他與一套鼓,卻能譜出吸引耳朵的音樂,而大象體操最特殊的地方,就是女低音結他,完全打破了傳統對低音結他只是單調地襯托樂隊音域的理解,反而成了樂團的靈魂。鼓手亦不再是伴奏拍子,可以在不同空間,塑造自己在音樂上的節拍。至於結他,更加顛覆,當低音結他搶過來時,結他聲卻精準地,在低音結他身上再創造其他可能性。其實太多樂器堆砌的樂章,往往令我們忘記音樂的原真性,有時愈是簡單的音樂,愈是需要花點心思,出來的效果,已足夠大放異彩。」(轉載自:「大象體操(Elephant Gym)-《平衡》(2013)」

鄧智文
筆名「風火劍塚」,「基督教」另類樂隊Hallelujah Get Out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死硬派買唱片,後搖滾信徒,深信文字與音樂可以互相補足。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帶動個人與社會的核心性改變。酷愛搖滾樂的程度,甚至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轉角找到另一條生路!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