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龍若谷

David and Jonathan window (detail) from St. Mark's Portobello, Edinburgh, Scotland, 1882
David and Jonathan window (detail) from St. Mark’s Portobello, Edinburgh, Scotland, 1882

約拿單與青蛇有什麼共通點?他們都是配角。在大寫的歷史與小寫的傳說中,大衛與白素貞才是敘述的主角。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己是約拿單與青蛇。不要說什麼當愛人結婚時,新郎/娘是你的好友那種肥皂劇情,或是在報紙雜誌名人專訪上看到朋友的名字時;就是很寫實的情節,諸如執行朋友的吩咐或替他跑腿時,上司老板不斷誇讚自己的工作伙伴而不是自己時;或是從旺角經年遭受光害的家,去看朋友在中環很優皮的家時;大夥兒閒聊時,自己的意見與感覺都給朋友搶白代言時;自我的感覺就是很配角,很小咖!如此說來,人人都當過配角。

更令人沮喪的是看到有些人注定一生是配角的命,不能逆轉。Hamlet在《王子復仇記》中當然是主角,他那哲學家的氣質,現代的思維,令他在近代人的心靈中,光芒四射,不單是《王子復仇記》的主角,也是莎劇的主角,幾乎掩蓋了莎劇其他的主角的光芒。至於他的朋友,就算長得和王子一樣高,穿王子一樣的緊身褲,側配一樣長的劍,卻在劇中命定是跑龍套的角色,莎氏比亞花在他們身上,只有草草的幾筆,彷彿這些小咖的保存期,只有幾句台辭,幾個走位。英國當代劇作家Sam Stoppard曾重寫本劇,讓這些配角擔正主角,王子反成了大配角。情節不變,卻把焦點放在他們身上,讓他們出場站在台中間,說出大部分的台辭,結果?他們的無知與缺德──出賣王子,因為當上主角被放得更大了,王子在演繹偉大的復仇使命時,他們推進的卻是肥皂劇的情節,你說慘不慘?這些配角最後仍然是配角,簡言之,就是宿命。

當大衛王與白素貞的朋友,不管是人還是蛇,如果不甘心當配角,不甘心沒有話語權,不甘心形象不如主角英偉美麗,神采飛揚。那麼,想想那只是書寫的角度而已。在生活中,自己還可以是一個小宇宙,即使活在小得像小王子那樣的星球,也有玫瑰當你的配角。不是嗎?吃飯生病,不都由你自己一人操作經歷,生病動手術時,手術燈照射的就只有你的,而不是別人的頭頂,朋友,只能在病床邊旁觀著,你願意不願意,幸與不幸,仍是主角。

既生瑜,何生亮的情意結,要如何對付?基督徒另有法寶,下回再作分解。

龍若谷
自由寫作人,希望龍的傳人,都虛懷若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