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施諾

數天前在Pacific Coffee shop偷聽了幾位灣仔OL討論上司的優點,她們的結論是上司是一個好人。我為她們的上司感到難過,因為這結論是一種侮辱。

好人上司等於軟弱上司。好好先生通常是壞事情的元兇,因為他們左顧右盼,擔心自己的受歡迎程度(likability)受損。他們沒有主張,人云亦云,只懂跟着別人屁股跑。他們像柳樹,隨風倒,軟得很,永遠做不了實事。(噢,為什麼這類好人會成為了他人的上司?你說呢?)

美籍黑人演員Bill Cosby說過:「我不知道成功的秘訣,只知失敗的秘訣就是要取悅每個人。」貴為好好先生,敵友也不賣賬,原因就在看出你「面面討好」,其實最終是誰也不討好。既然跟你無好處,反對你也無壞處,於是人人討伐你做「英雄」或給「死貓」你吃(代罪羔羊)。面面討好,最後全部得罪。

壞人上司是處事決斷、厚面皮、不會婆婆媽媽的擔心人家會怎看,他們不是被「喜愛」,而是被「敬畏」。在重要抉擇上,正確的決定必定會令部分人利益受損,壞人上司的反應是:「So what? Let’s move on!」他們深思熟慮,輕易不動、一動到位的狠角色。知道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該出手就要出手。

但無論好人也好,壞人也好,至少也是人,千萬不可以不是人。前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官邸御廚于燕平,在其舞台劇《鑊鏟啟示錄》中,說過以下一斷話:「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曾蔭權不是壞人,也不是好人,我尋遍四萬字的《康熙字典》都找不到合適字詞來形容他。」[1]于大廚尋遍四萬字也不知怎樣形容曾,是否暗示他不是人?「不是人」的稱號是否比「好人」更有冒犯性。于師傅不怕被告誹謗罪嗎?

我由高中開始,最怕被人標籤自己是一個好人。在我將來的葬禮上(如果有的話),我寧願眾人私下說我是一個混蛋,好過公開說我是一個好人,更千萬不要說我不是人。

順帶一提,Pacific Coffee shop是我的「辦公室」的一部份,我在那裡偷聽過的對話包括:
一、情侶打情駡俏。
二、某男人左手提著Galaxy Note 2對其老婆說要加班,右手卻擁著一位甜姐兒。她聽到「加班」這兩字,微笑起來,鬼馬地看了他一眼。(看官,我不但在偷聽,也在偷看。)
三、保險代理對客户的銷售。
四、母親們說自己的兒子如何了得。(各自各說話。)
五、男人高談他們辭職後的創業、上市集資大計。
六、公司招聘面試。(這不是陰謀是陽謀。很明顯是僱主故意把求職者放在輕輕鬆鬆的環境,使他們失去警覺性,把面具及面試技巧放下,使他們的真實一面表露無遺。)

最經典的一幕是,兩個人相約在Pacific Coffee shop見面,但由碰面,坐下到分道揚鑣的「hi bye」,各自不停在掃自己的智能手機。

從一家小小的Pacific Coffee shop已看出社會有多滑稽及複雜。See?想面面討好?最後全部得罪。

[1]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20608/00184_007.html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作者,半生人做過五生人的事:物理學家(1992 – 1998)、人壽保險代理(1999 – 2004)、作家(2011 – 2013)、大學講師 (2001 – 現在)、投機公司 (2000 – 現在)。雖然不能取得卓越成就 ,總算多姿多采地活過。只要一息尚存,繼續反思信仰、人生。盼後半生仍然有學習、進步、驚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