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成斌(恒生管理學院通識系助理教授)

早陣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頒下了兩個案件的判決,不少傳媒稱之為同性婚姻的勝利,甚至有傳媒直接以為法院的判決使得同性婚姻在聯邦層面合法化。誠然,這次判決對支持同性婚姻很難說沒有幫助,可是如果細看判詞,法官可算是巧妙地迴避了最核心的爭議,反而是在美國獨特的政治體制上造文章。借用這次最高法院的判決作例子,會有助我們了解美國的政治制度,豐富我們的國際政治知識。

這次與同性婚姻有關的判決,一是聯邦法裡的婚姻保護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 DOMA),把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並限制同性伴侶的聯邦福利;另一是2008年加州全民投票通過的《八號提案》(Proposition 8),把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但後來被上訴庭推翻,之後有支持提案者把訴訟帶到最高法院尋求判決。

不少傳媒的報導,都以為最高法院判決DOMA部分條款(section 3)違憲,即表示了同性婚姻在聯邦層面合憲;這樣的理解是忽略了美國聯邦與州政府之間的特殊權力分配關係。美國的政治制度和我們平常理解的政治制度不同;按我們平常的理解,國家級的中央政府和法律,位階是高於地方政府和其法律的。但在美國,所謂的「州」(State)理論上便是一個國家;各州只是共同放棄自己一些國家權力並且將之集中在聯邦層面(例如國防、外交、貨幣等等)。理論上,沒有明言的剩餘權力在各州而不是聯邦;寫明是州的權力,當然也不在聯邦那邊。

當然,在實際政治運作裡,聯邦與州政府的關係會有很多爭議,而婚姻法就是其中之一。理論上,定立婚姻制度的權力屬於各州而非聯邦,但實際上如何執行則要從各項具體例子探究。嚴格而言,這次最高法院審理DOMA有沒有違反聯邦憲法的部分,正正是聯邦法律可否高於各州的婚姻法,而判決認為這是不容許的,也就是DOMA這聯邦法不能扺觸各州的婚姻法。然而,這不完全是聯邦憲法是否容納同性婚姻的問題,亦沒有判決所有禁止同性婚姻的州份違憲(美國現時約有三十個州份規定婚姻只能是一男一女的結合)。相反,現在的判決等於同意各州可以禁止同性婚姻(但亦可容許同性婚姻)。簡言之,就是婚姻的定立方法不在聯邦手上。這是不少傳媒討論這案件時都忽略了的要點。

至於八號提案的案件,最高法院的決定是不受理此案,將案件發還三藩市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審理。這是因為技術上此案的當事人是加州政府而非普通民眾;可是,加州政府不肯出庭為自己辯護,而原告只以私人團體身分代替政府參與訴訟,故被判為程序不當。這決定變相令加州同性婚姻解禁,但背後涉及的權力分立問題,恐怕更有爭議。

其中最大的爭議是,一個公投的結果,是否可以被法庭推翻?對支持直接民主的人士而言,公投理應是所有表現政治決定的方法裡面,位階最高的一種方法,因為這是民眾總體意志的直接彰顯。當上訴法院判決八號提案違憲並因此無效時,亦等於把公投與法庭甚至憲法之間的權力爭議放上檯面,例如公投的內容應否有所限制、到底法庭有沒有權力判決公投違憲和無效、當公投與憲法有所抵觸時,應該是公投無效還是憲法要被修改等等,都是極度複雜的問題。最高法院這次巧妙地迴避了這些嚴重棘手的問題,而傳媒亦鮮有就此著墨;但對支持直接民主和公投的人士而言,這實在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

陳成斌
美國馬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哲學博士,主要研究範圍為社會及政治哲學、倫理學、中國哲學、國際政治理論等,現為恒生管理學院通識系助理教授,亦是一名嘗試把一己所學應用於基督教政治及社會議題的平信徒。作者blog:http://wallegg.wordpress.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