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這個標題不是只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也不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當然,更不是為了嚇人,而是心底話。我常常問一個問題:究竟文字在這一代還有沒有生存意義﹖或者說:用文字來表達自己在這一代還有沒有實在意義。我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因為我們還可以講,還可以以為用說話能表達自己。君不見我們這一代平均都有詞不達意,用字抽象,不曉得表達自己,講不出令人明白的詞句,不能精簡,不曉得用字,不能正經表達,不曉得有步驟及有邏輯地表達自己,不曉得與人溝通,不能精確思想,領受能力差,了解能力低,分析能力弱,不能用文字思想,不曉得何為舉一反三,不曉得……你問:「問題出在何處 ?」我會說這是不看書籍,不用文字表達自己的代價或後遺症。

十五世紀宗教改革為何有這長遠的影嚮力?直到今天,我們還領受它的好處及祝福。原因有很多,但最直接的只有一個,就是改革家用了他們的一生寫了很多聖經註釋書,把他們的了解、反省、領受、思想,一點一滴的寫下來,記下來。是直接對上帝的話作反省,給我們鋪下一條路,令我們可以向前走。

我們現在可能都會寫東西,不過主要都是一些分享性及感受式的,幾乎是五十年不變,不相信的話,若有機會,可以到別的團契,別的教會等等,所有團刊/刊物/通訊都是千篇一律的感受性文章(感性的文章沒有錯,奇怪的只是為何我們寫了十年,看了十年都是這一類形的文章),我們不斷重複著前人的「感受」,而不作任何反省。感受的說話是不能長久,唯有對上帝的說話作回應才能有長遠留下的價值。難怪我們這一代是用感受式的經歷去「了解」神或「解釋」神。信仰變得只是感受的反應,而沒有敬畏及順服。

我到底想說些什麼?我鼓勵弟兄姊妹寫作,但要作資料搜集(research),即是說,這看法/反省有沒有前人作過,他/她的領受是什麼?與我有何不同/相同之處?我們的反省/感受合乎新舊約《聖經》的教導嗎?我在何處上要改正?往後的生活會有何改變?如何能令弟兄姊妹與我一同得益處?這都是要考慮的角度及原則。

若是一個大專大學團契,我們要問幾個問題:為何別人要用時間來看我的文章?我的文章令他/她有何改變?我寫的東西有留存的價值嗎?

世上只有一種病是沒有藥醫,就是「懶懶懶懶懶懶懶懶懶懶」,若是大家都這麼懶,我大膽的提議不如停了出團刊/通訊/刊物,起碼可以減少一株樹的死亡,令大自然清新些;不再令老編催稿催到嘔血,但文章又不是認真的心血;不再令自己蒙羞,連投稿請吃飯都沒有人有丁點兒的衝動。Come on,我們都是成年人,何必呢!

我們的相處,就讓它只有嘻笑怒罵吧,何必太認真呢?我們有的只是見見面,談談笑,何必談什什麼深入的信仰反省呢?何況,這是你們的生命,你們有權如何處理,我何必強人所難呢?有很多人雖然願意成為我們生命的看守者及引導員,他們常常以為自己是在我們生命中心作影響,後來才發覺原來從來只是在邊緣無力呼喊,難怪主耶穌吩咐要作祭司,除了為人祈禱外,有時真是不能做什麼,聖靈不動工,又可以做些什麼呢?你們不覺得重要,我又可以怎樣呢?難怪剛去世的當代靈修大師盧雲神父說我們是「受傷的醫治者」。在面對自己傷痕的同時,又要帶傷的去醫治人,一起同得耶穌的醫治。

最後,正如前面說,這是我心底話,可能激動了些少,但我相信你們是明白我的「感受」。阿們。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