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施諾

80年代中英就有關香港1997問題談判展開。中國派出許家屯先生來香港任新華社(已易名為中聯辦)社長,指示他以較開明態度處事。

但是他老人家踏足香港,步出火車站,以一副「墨鏡」,一件白色夏威夷恤,手持摺扇,頭髮蓬鬆的型態示人。香港TVB電視台記者的麥克風還未擺到他嘴巴前,他已斬鐵截釘道:「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而來。」話音未落,已嚇到中產及富有人雞飛狗走,紛紛探求移民之路。

當然,許先生身負國家使命,不能不告訴市民他本人的使命,但用字過於直率,加上外型又十分「共產黨」化,香港人便怕怕。

這個情形,好像一個中年單身主內弟兄,初到一個團契聚會,在團長未完成新朋友介紹時,已急不及待從座位中站起來道:「我是按神的心意,來到這裡尋找我的另一半,同心合意事奉神。」單身姊妹必定會被嚇到花容失色,人仰椅翻,要求轉團去。

在不適當時候說老實話,不單沒禮貌,自貶身價,更會令旁人生怕。

許先生得了教訓後,總括經驗,「外交」方法進步了。至於那個中年弟兄嘛,只是虛構事件。

我認識一位弟兄確實在不適當時候說老實話。這回不是覓偶問題,而是關於教牧。他喜歡打斷牧師在團契中的講道,當眾提出不同意見。牧師只好提醒他待講道完時才提出疑問,否則其講道及其他團友會受到干擾。

後來弟兄終於學會了「在適當時候才說老實話」。他個人認為牧師沒有講道恩賜。他竟然老實到私下打電話到牧師府上,問他是否清楚神的呼召做神職人員(不再是在團契問)。牧師不卑不亢,答道:「我自己會向神交待。」

在往後的日子,牧師沒有搞針對,仍然對弟兄愛護有加。牧師對罪十分嚴厲,但對一般反對意見,有「春風大雅能容物」的境界。

在不適當時候關心對方,亦會把對方嚇跑。例如,某些長輩喜歡當眾問後輩為何仍是單身一族,又說認識一些好男孩子、女孩子可以介紹云云。在眾目睽睽下,叫後輩怎回答?(有些不識大體的長輩甚至把後輩的年齡揭露,說年紀不小,蘇州過後無艇搭云云。)

那麼是否私下說老實話、關心話必定適當?這又未必。例如股市昨天大跌10%,如果我們今天立刻教育親朋好友不應借錢買股票,否則可能要「補倉」,我們必定挨罵。

順帶一提,對於一些經常(對,是經常,不是偶然)在適當時候關心自己的人,要分辨他們是出於愛心還是八卦心。原因是愛心用得多,配額早就用盡了,而唯有八卦心,這是長八長有,用之不盡。不可不察。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作者,半生人做過五生人的事:物理學家(1992 – 1998)、人壽保險代理(1999 – 2004)、作家(2011 – 2013)、大學講師 (2001 – 現在)、投機公司 (2000 – 現在)。雖然不能取得卓越成就 ,總算多姿多采地活過。只要一息尚存,繼續反思信仰、人生。盼後半生仍然有學習、進步、驚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