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志豪牧師

當基督徒家長的意義並非為了增加教會的人數,因為教會不是藉生養兒女來發展, 基督徒身份也不能世襲。教會的發展是藉水禮和信靠,故此,基督信仰對我們家庭的價值,沒有絕對地肯定。生兒養女的意義是道德意義多於價值意義。上主期盼我們作養育孩子的信徒,能生命更新,更能成為別人的餵養者。

轉眼間孩子在異地留學兩年了,還有個多星期,我與內子便會再與孩子重聚。我們避開旅遊旺季,要早去遲返。換言之,我與兒子相處的時間也許會長些。為人父母總有遺憾,以往自己以為抓得到工作與家庭的平衡,但當女兒坦白告訴我在她心中是如何地陌生,兒子心中對我如何地疏離和害怕,這個關係的缺口是真實存在。在過去幾年,上主賜我與女兒重建感情的機會,就是與她同渡轉校適應的困難日子。惟獨與兒子的契合,仍有待時機。

兒子永遠是給爸爸比下去的。打從成長開始,對父親的身量智慧經驗和成就,既崇拜也妒嫉。他只會聽見我在人生的舞台上成功,他永遠看不出這個舞台是我們作父親自己打造出來的。按我們的能力和膽量而度身訂造的,小孩子聽到的是成功故事,聽不到的是我們失敗和避開了的考驗。故此有一天,當兒子長大了,看見別處的人生舞台,多少會感到對父親失望。

坦白說,我也怕被他看穿:其實爸爸不會武功;爸爸怕衝突怕事,也並非疾惡如仇的英雄;爸爸近成年才夠膽騎單車;爸爸的運動其實不甚要領;爸爸年輕時自卑害羞,錯過很多心儀的女子,也拒絕了不少緣份;爸爸也有狂妄自大的糊塗歲月,傷害了也失去了一些好友;爸爸的靈命和智慧不高,今天得到的稱譽全是上主的恩典;爸爸對上主沒有他想像的崇敬,信德能夠維持,往往都是聖靈藉信友的提醒與扶持;爸爸的經濟沒有比說出來的穩妥,常常都有試探……但願當我脫下職場舞台的化化妝後,能讓兒子看見真的我。職場信徒都知道,扮演角色容易,但落妝後「我是誰?」是十分困惑的事情。盼望這幾年間離開職場的迷惑,洗盡鉛華之後,我能夠比較真實地面對鏡子和兒子,也能被上主打造成為更真實的人。

20130614_朱志豪

(編按:題為編輯所擬。)

朱志豪牧師
社群特派牧者。1986年於加拿大McGill大學取得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及家庭生活教育課程,任職社工多年。1996年於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Hon.)學位,並於加拿大沙省信義宗神學院進修。在加拿大及香港牧職十多年,亦從事婚前及婚後輔導的工作十多年,對群體成長及職場牧養有豐富的經驗。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神學碩士, 同時擔任社群特派牧者, 於堂會、神學院、 基督教機構和商業機構擔任義務服事。已婚, 有一子一女,兒女現時在沙省唸高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