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近這五年間(可能更久),無論是公開講座或出版書籍(我只是指基督教圈子內),都在有意或無意之間聽到「你解錯了《聖經》」或「教會解錯了這段經文」的言談。可能你已經聽得太多,已經認為沒有什麼大不了,也有可能,我們在無意之間也說出相類似的說話。

當然,作為一個牧者或教會領袖,我們要小心處理《聖經》,尤其是作教導的時候,不要作出錯誤的詮釋,因為這會有非常重大的後遺症!不過,話說回來,解釋《聖經》是一段漫長尋索的過程,其間牽涉《聖經》知識,神學整合,教會歷史傳統,個人屬靈成長,當代文化思潮及教會生態等等結合,不是一步可以登天的捷徑。

說了一大堆,可能你不知道我想說什麼!我是想說,告訴「別人(教會)解錯經」是容易的,說這句話的人,背後當然是告訴人,他(她)才不會「解錯經」,更能告訴你這段經文是什麼意思。請注意,我絕無半點不敬之意,也無輕看,甚至是蔑視的態度,沒有,真的沒有,心中反而佩服他(她)們的勇氣及見解。只是,我們忘記了《聖經》是上帝的說話,上帝的說話自有祂的能力,而每一個信徒也有不同的進路來認識上帝,初信有初信浮淺的「解經」,成長中的信徒在不同的過程中有不同的「解經」,成熟的信徒有其成熟的「解經」。除非是出現異端式的誤解《聖經》,我們才要警備性的改正,不然,我們常常對人說:「你解錯經」,會導致有很多信徒不敢自己讀《聖經》了,不敢相信自己的領受了。結果是什麼?可能解經只成了某些人的「專利」品,可能成了「某種神學」前設的產品,甚至可能成了「某類屬靈亮光」的證明書。這不是一種健康的結果。

我是很少用「你解錯經」這句這話,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是擁有全面真理,我們只是被全面的真理所擁有。我只會說,這是我的「領受」,一方面,我謙卑承認這只是我暫時有限的認識,相信將來會明白多一些;另一方面,我沒有完全抹殺今天有限的認識,以為這是沒有用處。今天的有限的了解(解經),是明天更深認識的踏腳石。

我比較常用「多一個角度明白這段經文」,我的意思是指,我今天的領受,很大部份是因為前人曾經留下一些給我們,即或是靈意的解釋,以致我們才有今天的地方。這樣,我們更能謙卑的使用前人留下的經驗(或領受)。我們今天能夠正確解經,很多時候是前人的誤差,而今天我們在當中學了智慧。所以,我更小心地處理自己今天的領受,不會大大聲的說是完全的正確,因將來極有可能給後人說是「你解錯經!」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